2014-03-29

或許你應該質疑的是,自己其實不如想像的那麼喜歡「民主」

幾天前在臉書上隨便寫了這篇深度腦殘長文。

還想說應該不會有多少人看得懂。結果意外受好評。

イミワカンナイ。XD

(腦袋大洞注意報)(LLr、百合控推獎)



對於質疑學運是否「民主」的部分人們,或許你應該質疑的是,自己其實不如想像的那麼喜歡「民主」。
 
我指的是真正的「民主」。

最近一直在觀察著一些事情。發現有些人之所以辯護,不一定是為了替黑箱找出口、替服貿找道理,純粹是無法忍受任何的人事物動盪,積極想要維護現有生活的安寧和完整性。消除突然凸出的事物,絕對比重劃既有的事物還要簡單。回歸秩序比改變秩序還要簡單。

我大概也算是這種人。高中當糾察隊抓過一堆同學的襪子(開放證人指控),並且很可能是少數不曾對什麼校規哀哀叫的人。與其去辯論這是相當「從心所欲不逾矩bla、bla、bla……」,我反而更願意直接說,確實我認為真正的「自由」在當時是不需要的。

你們多半擁有忍耐的美德。只要願意退讓一點點,就有改變與增加實力的機會。這好像是你們最近不斷批判的「競爭力」。我跟你們很像。為了提升自己的物理防禦力,也很擅長忍受熱天。(遇到魔攻多半是一擊秒殺…)
可惜這世代的「競爭力」早就不限於如此了。這世代的「競爭力」不再是在體制內的忍耐比賽,而是誰能突破遊戲規則的遊戲。要奪取這場遊戲的所有動力恰巧來自於「不能忍」。(´・ω・`)-3

好端端的遊戲規則被打破,那種不適感我十分能夠理解。只要一次,只要走進那種打骨子裡崇尚自由民主的世界一次就會明白了(碰巧就在地球另一端)。對於像我這種古板性格的人來說,那世界幾乎可以說是イミワカンナイ,莫名其妙。中午沒有規定休息時間、午餐的食堂簡直戰場、不分類的垃圾要多少有多少、沒有任何制服可以穿……

——從此我成了無可救藥的制服控。制服賽高!パンツじゃないから恥ずかしくないもん!ヽ(゚∀。)ノ(有事嗎)
 

這幾天我看過很多文章,看見你們用「太自由」「太民主」去評論這次的運動;看見你們盡其所能地找出這次運動的所有大小錯誤來論證它的「不民主」;看見你們用各種理想去填鴨「民主」的內容。
在你們質疑並且闡述理想的過程中,我雖不完全反對,但看見的與其說是對民主的重新闡釋,不如說,

實際上是在表示這個社會的運作並不需要真正的民主。
 

你們懷疑當「民主」淪於「民粹」,這種體制的合理性。
可是「民主」極難脫離「民粹」,它的本質中就包含著「民粹」,它的前提就是「民粹」。除非像新加坡那般限制於統一政黨與極少部分菁英,將政權包廂起的有限民主,否則沒有哪種「真正的民主」不會流淌出「民粹」;沒有「民粹」可能性的「民主」是不純粹的。沒有偽娘、NTR可能性的百合、薔薇作品是不存在的。
 
你們嘗試用「法治」去框架「民主」的體制內容,認為唯有遵循民主之法尚是符合「民主」的「法治」精神。
不過這個民主之法的來源為何?實際就是建立在所謂的「民主」或「民粹」之上。起碼如果你還打算夢想一個民主國家,唯有貫徹民主體制中「民主」一項原則,這個國家的「法治」才有可能合於「民主」的情理。也正是為了使「法治」合情合理,方須修正最初的道理。這就是「民主」各路律法的起源。畢竟唯有首先貫徹百合的女女原則,一本漫畫才可以被叫做百合漫畫。
 
你們譴責佔據立法院、行政院是違法行為,認為違法者早已牴觸民主體制。同時惡法亦法,不認同法律者亦是違法——無論如何,違法者沒有訴求的資格。況且要是人人都可以去佔領國會怎麼辦?
對,他們是違法了,ハラショー。然而「民主」的精髓偏偏好在這個地方,又爛在這個地方。無論違法與否、無論百合控腐女、無論變態淑女、無論にこまき、無論エレンリヴァイ,每個區區草民都有機會表示意見,都有機會佔據國會,都有機會行使「公民不服從」之權利,承擔不服從之風險。
我認為遵從法律的惡法亦法,並不與追求原則的惡法非法相牴觸。學運現場的每個參與者都有覺悟,此時此刻他們是犯法的,未來難免接受懲處。即使犯法也要維護的原則,你得一再確認它可能是真的。
反對把小櫻許配給小狼,也只是因為知世的愛是百合控心中的經典。╮(╯▽╰)╭

學運是「民主」的嗎?——是的,學運是民主的。
因為基於人群,方顯得如是混亂,如是不堪入目。
 
當年蘇格拉底被民眾判處死刑,試問柏拉圖何不處心積慮想幫他逃獄?這不違法嗎?可是這不理智嗎?又試問蘇格拉底為何順從這樣的民意,乾脆領死?這不維護民主?可是這不民粹嗎?

——柏拉圖很乾脆地就說了他不喜歡「民主」,他根本不想聽一群百合控耍廚。(嗯…腐女或許還OK)

然而奇怪的是你們仍舊不願在言論中、理想中放棄「民主」這一個詞彙。
 
我可以理解這種希望保有現有體制,卻又不接受其本質的心理。多多少少。
說真的,培養出全台灣無論好人壞人、無論百合控腐女、無論變態淑女、無論にこまき、無論エレンリヴァイ的,不是其他什麼,剛好是目前被抨擊的現有體制。這個體制從過去那些鬥爭脫穎而出,姑且被我們稱呼並想像為「民主」。但使我們安定的不盡然是「民主」,反而是掛了名的「當下」,還不完全「民主」的這個東西。
 
對於透過這個被命名為「民主」的現有體制,我們獲得了既有利益、既有地位、既有信念。你可能是基於對現有體制的一切規律感到滿意,也可能只是基於對現有政府的掌權的感到滿意。無論如何,你選擇擁護當今被稱為「民主」的東西。
 
你得好好考慮,你所希冀的究竟是現在被稱為「民主」的體制內容,抑或是成就體制的「民主」概念本身。

到底是にこまき這個配對,還是百合這個屬性。(附帶一提我是都喜歡。ジョルシカ也很有料,十八人對對碰更王道)

一個體制必有缺點與優點。
要網羅它的優點就要接納它的缺點。無法接受它的缺點,勢必無法貫徹它的優點。

女主角是男主角變性而成的、知世永遠搶不贏小狼、紅市配永遠不可能、千姬配永遠悲情、水母不告訴你大室姊的女朋友是誰、潮最後還是跟老師跑了、東映不做なおれい回、Saki頁數超級少、釋迦牟尼佛跑來凝望……說著說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つд`)・゚

歷逕一切苦痛才會發現,每部作品依然膾炙人口。(夠了)

不要太自由?不要太民主?不要民粹?不要違法?学校の許可?認められないわ。
要是無法忍受「民主」的缺陷,就不要再繼續為它灌入太多理想,不必再用「民主」頭銜包裝你們的理想。它顧不了這麼多。它沒辦法,也不值得。特別是本質上衝突的這些。もう、ムリダナ(・x・)

不打著「民主」的名號也無所謂;不歌頌「民主」的價值也無所謂。這個政治體系,這個價值觀,還沒有絕對偉大到使用了、詮釋了它,能令你的言語看起來更精美,思想看起來更正確。作為政體的其中一種可能性,它也不可能變成這樣。假如始終放不下,那麼「民主」渾噩的一面你勢必得接受它。

你得接受被一群百合控統治、跟一群百合控對話、求一群百合控投票、忍受一群百合控的耍廚,而且百合控有可能聽不懂你的話。(他們用的語言大概是「にこまき、エイラニャ、部キャプ、なおれい、静なつ……」)

——看,縱使「民主」有這麼多缺點,縱使以身試法,縱使付上不僅一條手臂與太陽餅的過路費,就是有一群人渴望擁有它的優點。

那你就知道他們是認真的。

但,倘若你即使面對「民主」優點的誘惑,也要嚴厲遏止「民主」的缺點的話,

他們自然也會明白你是認真的。
 
 
 
祝大家にっこにっこにー \m/(ゝ∀・)
 
 
 
……話又說回來,天知道完全看得懂這篇的人有多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