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7

關於「認真就輸了」這回事

這是一篇出於國小同窗腦殘,一氣之下產生的久違 FB 罵人文......

======

  現在是那種時代:
  比起堅守理性與智慧的最後一道防線,比起抓緊活用腦袋的最後一些時間,有些人更寧願追求那一點點的小小愉悅。於是,說好聽點可以為此而泯滅許多的人性,說難聽點是再也不動自己的腦了。

  這裡說的還不是霸凌、虐狗那種單純的事。越單純越簡單;越簡單越明顯。因為相對來說不需要怎麼思考就可以辨是非。真正為難的是那種不明顯的,那種只要稍微無腦就不能去辨識的事情。相反來說,也是那種你可以連帶發現對方無腦的事情。

  現在是那種時代:
  即使不論道德與否,比起去思考一件事情、比起去理解所謂言行舉止,更想取悅自己、取悅他人。有時這些人透過否定他人來取悅,有時這些人透過認同被否定的東西來取悅。而且最可怕的是他們僅僅取悅,在這取悅中甚至沒有作為人的意識和直覺。

  什麼是作為人的意識和直覺?自己是人、對象是人、閱聽者是人......是的,在這個取悅過程中,取悅他人的人、被這些人取悅的那些人,早已純粹變成應該要笑,除此以外不應該做其他反應的物件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這些人開始要求你用跟他們一樣的方式來笑。

  現在是那種時代:
  他們開始叫你不要認真。為什麼?因為那些人從不曉得認真為何物,他們不再願意動腦思考。他們希望你也可以放棄智慧,放棄動腦,最好跟他們一樣。畢竟一旦你認真,你就會發現他們很多事沒有動過腦,那又有誰願意被發現「原來你無腦」?無法用這種特殊軌跡發笑的人,在對方眼裡簡直白癡。

  所以,現在剛好也是那種時代:
  這些人明白自己是會被發現的,不再在乎自己無腦。實際上稱無腦,表面上他們卻有文雅的詞彙來描述這種狀況,叫作「(一種)自由」。這種自由的意思是「不再干涉別人的腦」「不要約束我的腦」「其實你應該自由(無腦)的笑」。

  --你得相信這真的很自由。他們甚至不受自我與蟋蟀的控制。

  他們會分享自己不認同的圖文;他們會謾罵自己不明白的事情;他們會遮蔽自己希望找到的事物;他們會詢問早已知道的答案;他們會讚賞自己否定的觀點;他們看不懂條約與說明上的文字。「為什麼?」「不知道、不認為、不在乎。」

  我不會談「這對社會怎樣怎樣」「這對別人怎樣怎樣」「這有什麼什麼不好」。所以只問「你現在感覺如何?感覺如何?」假如你是一個人,為何不能傾聽你的蟋蟀,跟牠多聊聊?你的蟋蟀的底線有這麼低嗎?

  「認真就輸了?」
  --就是這種時代,我總是比較認真。企圖取悅他人時認真,他人企圖取悅我時認真。有些事情永遠不是笑話,笑點再低級都不是;有些笑話,理解彼此才有笑點。這世上有很多有趣的孩子擁有更美的幽默感,可以幫助你。只要你願意動動腦,認真一下,我也願意張貼自己的變態名言錄當你永遠的笑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