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9

【筆記】配音工會配音培訓班第14期(7)


第七堂課是劉鵬傑老師的「聲音變化實做練習」。

劉鵬傑老師正是大家口中的,翡翠湖的朋哥--劉傑老師。
因為老師很不喜歡曝光的關係,照片就用親筆簽名代替了。(〃∀〃)

對於鼎鼎大名的劉傑老師,相信不需要再多做介紹了吧?
這十年的人都是看老師的動畫長大的,而上十年人都是聽老師的廣播劇長大的。
雖然聲音聽起來一直都很年輕,但其實老師已經在這個業界三十年了。
(感覺就像是大谷育江←這人快五十了仍可以配零歲......)

劉傑老師也是大老級別的配音員。
和青春洋溢的嗓音不同,老師談配音可是頗嚴厲的。


進入配訓班到現在,開始發現明明課程內容始終豐富,這裡的筆記內容卻越來越少。
其中有部份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截圖變少,但更多的原因大概是,我想說的事情終於走到極限了。

比起配音員,自己骨子裡還是配音控。
雖然成立了配音社團,真正開始進行「疑似配音的活動」不過是這一年內的事情。
假如不把偶爾進行發音矯正的習慣算進去的話,真的是完完全全零經驗。

這份筆記,在自己家部落格裡的分類是「配音觀察」,實際上也是這種東西沒錯。
這就跟追星族每天記錄自己的偶像今天去哪裡吃了什麼東西,差不多類似感覺吧。


學配音有多少困難的技巧需要紀錄?--其實根本沒有多少。
慢慢地就會發現,每位老師的感想和內容雖然不同,可是關鍵永遠大同小異。就連花澤香菜說的都差不多。倒不是說大家都很籠統,而是無論誰都只講了應該要說的實話。來到配音訓練班上課,每位老師一定會把該教的東西講出來。

然而配訓班一屆一屆過去,配音員人數不見有爆炸性的成長。
這時候就會發現一個問題,該教的教完以後,實際上能學的人有多少?

劉傑老師這堂課給了不少這樣的思考空間。


這是最後一堂在開羅會議中心上的概論課程。
課程名稱是「聲音變化實做練習」,不過--
或許能說完全沒有實做跟練習,又或許不能這麼說......
因為老師很希望我們可以自己想辦法發問,順便練習自己的說話方式。

從開課到結束,老師不斷強調「付錢到工會上課,就是要學東西的」,一定要問問題。
不管是好問題、壞問題都可以,沒有問題時也要擠出問題。讓自己不斷發掘問題,讓老師不斷有題材繼續指導大家。這確實是很重要,但也不禁要問:所以上課教的其實不足嗎?

或許只能說是夠用卻不該就此滿足。

大概是在筆記系列的第一篇吧?也說過配訓班並不會發證照,不能保證就業。
比起教什麼,更寧願強調這點。關於這件事,個人的解讀是:老師正在尋求的,不是能理解教學的學生,而是對配音這件事有深刻投入的人;覺得自己怎麼學、怎麼配都還不夠的人。
講白一點,坐在教室內聽課,並不能代表這些是正在學的人,充其量是想到要學的人。
來到這裡聽課,到底有沒有真正在學?在所有聽課的人之中,到底有沒有真正在學的?

這跟像我這樣的配音控還是有點差異(吧)......
對我來說不夠的與其說是配音,不如說是聲優的簽名跟寫真照......(妳)


由於老師本身不是任何配音訓練班出身的,確實可以不去相信「配訓班 = 門路」這套。
甚至,老師或許可以跟大家說,配訓班教的東西並不怎麼管用,還不如在家看電視學就好。可是既然來了,那麼如何將配訓班變成看電視以外的籌碼,就是學生的功課了。
(換句話說我花了一萬二要是技巧比社團裡面的人都爛,那就要跳河了。XD)

面對配音,在我的感覺上--劉老師顯然並不認為它是多專業、多技巧性、多麼有規則的事情。反而是一種永遠都在未知中挑戰完美,「喔」一聲,就這樣繼續做下去的事情。
肯當白痴就是天才,不肯當白痴就遺憾了。(才沒人這樣說)

首先「不要臉」是最重要的,也「不要怕NG」,再來靠「聯想力」。
--這幾點看起來就跟前面來幾位老師講的差不多,但搭配上劉傑老師不斷強調的問問題,只覺得不僅是提要,更可以說是當場責備。因為我們問的問題並沒有很多,所以還被點名問問題。ˊwˋ
我有問過的問題充其量也只有「請問老師,可以幫我簽名嗎?」(炸)

......雖然是開玩笑語氣,但這是不可取的。乖孩子不要學。


和大部分配音員比起來,劉傑老師算是經常和大眾交流的那一種。
無論是在廣播上,或是在課程中,劉傑老師總是非常坦白也非常直接。三十年的經驗也好,近年的配音狀況也好,毫不諱言地說明給世人聽。所以老師編寫的腳本總會最清楚,以老師的為人來說一點也不意外。老師天生就是沉浸在這份工作中。

「為什麼日本聲優只用一種聲音,大家聽到會覺得高興,可是台灣聲優只用一種聲音就會被嫌聽膩?」
只有在課程中的這個問題,讓我想了一段時間,只覺得老師講的還是略微失準。


有時間再針對這個問題談一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