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1

【翻譯】【たまごまごのツボアニ】第13回『たまこまーけっと』(玉子市場)訪問山田尚子監督

原文來源在此
Please do contact if any violation.



◆來聽聽動畫『たまこまーけっと』的山田尚子監督怎麼說

--商店街的氣氛就像家族一樣,有種即使面對外來人都會敞開雙手歡迎的溫暖。同時,老師和史織的反應,就算身處一樣的世界觀內,看上去也是甚感稀奇的樣子。這個商店街果然是很特別的場所吧。

山田尚子監督(以下均簡稱山田監督):說到家族,我想正是如此沒錯。非常溫暖,稍微有點多管閒事的感覺。(笑)這個兔山商店街的人們,都有著能將每個人內心的掛念豪爽地吹走那般的強大處。「啥?在煩惱著那種事嗎?」這樣,會被如今的他們的處事經驗所包圍起來,能夠感受到內心堅強的場所。雖然只是我自己,但我即使到了這個年紀,都還強烈地根留著那種無法坦率面對家族的反抗期的感覺......當時是彷彿死命關閉著內心那樣唷。(笑)不過,儘管這大概是理所當然的事,我是最喜歡家族的呢。只是無法坦率說出口而已。不僅僅是家族,這肯定是即使套用到各種人際關係上也理所當然的事。彼此都躊躇不前的話代溝並不會減少,所以要更進一步,這樣想的話說不定就會有點勇氣了。我想要有這種稍微強迫的溫柔的感覺,這大概是傾向承受者那邊的思考方式吧。我認為史織所感受到的空氣正是這樣的。
沒有什麼特別的特別場所,的感覺呢。


--雖然玉子是個被大家所愛著的角色,但實際看上去還真不得了。連觀眾都變得喜歡大家了。就為了不破壞她天真爛漫的話語而努力著。為何商店街會如此愛著她呢?

山田監督:玉子她,由於母親在她還年幼時就過世了,從很早起就下了要背負起家族的決心。儘管她本人視這為理所當然,對這樣的結果沒有半點疑慮,周遭的朋友和大人們卻希望她能更依賴他們,就算撒嬌也沒有關係。可是因為現在的玉子是與豆大很類似的頑固人,被同情並不會覺得高興。於是,靠著原本就有的明亮性格,形成天真爛漫的樣子。既是對喜歡的事物會說喜歡的堅毅孩子,也出現了想要盡可能不去玷汙這份直率的感情,想要支持她的周邊的人們。
我在想對玉子來說,她的心靈的支撐,是否就是周遭的人們像這樣不變地始終接受著她呢。


--綠在這部作品中,是格外地對玉子抱著特殊的感情,有思春期感覺的角色。看著這樣的她,看到她在充滿元氣的另一面的某些東西,胸口就會緊揪起來,所以想請教監督關於在描繪這位少女之際所考慮的部分。

山田監督:從小就看著玉子,待在她身邊,描繪綠需要考慮很多地方。假如兔山對玉子(當然對餡子也是)是從以前到現在都不變地支持的話,我認為綠就是想著要守護玉子。無法將此自然地做到,不小心洩漏出來,是她不完美的部分,頗少女性的呢。雖然身在這種不安定搖擺中的綠,是會讓作為觀賞者一方產生很多種解釋的存在,但這正能感受到這位名為綠的人物,無法用一句具體的話語來定義的魅力。的確,如今提到綠的話我的胸口也會緊揪起來。(笑)從今以後,稍微變成大人的她,人格應該會逐漸變得具體起來,不過目前還只是努力地面對眼前的感情起伏,肯定有些小尷尬在吧。能多描繪那方面的內容就好了。


--從神奈身上,感覺得到類似德拉的氣息(距離感的)。個人認為她在好朋友三人組中,或許是軸心般的存在,但她是用什麼樣的觀點在看這個世界的呢?還有,為什麼會喜歡直角呢?

山田監督:神奈是木匠的女兒,從小就跟大人很接近,因此有種安定感。這種感覺跟玉子還蠻像的吧。看過很多大人,帥氣的部分、丟臉的部分,兩方都有相當程度的認識,因此對事物的觀察與其說蠻本質性,不如說是哲學性的我想。因為四處悠晃,或許是了解大家,比起其他事情更相信自己那認為有趣的感覺的孩子呢。
雖然頂著撲克臉冷靜地說話,但在自己內心裡肯定有某種趨勢之類的,其實蠻有幽默感的孩子。只要她在身邊,我們就會有想知道有什麼可以引發她興趣的感覺。(笑)可是她在感情上也有不會顯現在表面的深度,內心有一點演歌般的印象。
喜歡直角這件事,大概是神奈一時的心血來潮。或許哪天會忽然沉迷於別種角度。
「現在是熱衷於直角喔。」這樣的感覺。


--在 CUT 2月號的訪談中,讀到了「每個人絕對都有過孤獨的時間,有過孤獨的回憶。也有過無論怎麼做都沒有辦法的時候。」「想要尋找那種時候的幸福。」以在作品內有大幅度成長的角度來看,對史織開始有了興趣。她是基於什麼樣的想法所誕生的呢?

山田監督:像兔山商店街這樣的世界,對懂得享受它的人來說或許是個舒適的場所,然而一定不是所有人都這樣。
由於德拉非常坦率且樂觀,很容易就能融入兔山,但我想呈現如史織這般在內心建築了牆壁的人,多多少少也會有的部分。
要以否定這種世界觀的角度來觀看,是件頗簡單的事情。可是若能再從不同角度肯定地來看的話,說不定就會變得可以漸漸去享受每一天。史織的存在是不是擁有很接近觀賞者角度的視線呢,我這麼想著。
儘管很難坦率說出口,實際上很想變得幸福--這樣的心情想必是誰都有的。抱著要是能挖掘出這點的想法,就變成史織這位人物了。


--對餅藏最在意的部分,就是不用手機連絡,而用棉線電話的地方。雖然也有作為男孩子機動難耐的情節,但平常兩人都是那樣地對話著的嗎?

山田監督:即便有手機,依舊選擇使用棉線電話,我想是因為對兩人來說這樣做的歷史很長的關係。玉子她,至今仍將家裡的電話當作主要通信手段,或許她認為這種方式比較自然吧。餅藏究竟是否知道玉子的手機號碼,是令人在意的地方。如果不知道,對玉子來說是不是「咦?沒跟你說過喔?」這樣的感覺呢。


--在商店街中,我最喜歡『常盤堂』的老爺爺,很帥氣。此外最在意的則是『星與皮耶洛』的八百比先生。這兩人雖然身處在日常的空間,卻是很特別的存在,想請教他們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被創作出來的角色。也想順便請教八百比先生每次的視線都往下的理由。

山田監督:兔山是以各種人的各種人生製成的,給人非常華麗的印象。我也很喜歡『常盤堂』的老爺爺。家中(家中宏)先生能為其配音,讓老爺爺變得非常十分迷人。
八百比先生視線總是向下,是因為他與其說是活在音樂世界中,不如說是漂泊在自身精神世界中的角色,並不怎麼擅長與人說話的關係。
由於喜歡前衛搖滾,一直都在聽很某張很中意的唱片。是個彷彿心靈還是少年卻已成長為男人的人呢。


--ED中也是、每回都出現的『星與皮耶洛』也是、Blue-Ray的特典也是,確實唱片對這部作品的印象來說扮演著很重要的一環。為何是唱片呢?

山田監督:我認為音樂是種極為訴諸感情的媒體。會根據當時的精神之類的狀況,變得喜歡或不喜歡。唱片是個纖細又溫暖的主題。雖然現在沒什麼人有興趣,是種大家幾乎都沒有摸過的東西也說不定,但唱片,連同唱針一起,總會不自覺地去小心對待呢。感覺不能沒腦袋地去碰,很容易受到傷害,我覺得這對待和人的內心多少類似。
而且在以前,有過將播完全部曲目後唱片空轉的聲音聽成心跳聲的事情,不管聽幾次都感到很安穩,從此以後對唱片留下很深的感情。

山田監督,十分感謝您在忙碌中抽空受訪!由於是 TV 原創作品,進入後半之後每週都很令人期待的本作,今後也會持續注目喔!!



≪文:たまごまご≫
WEBサイト「たまごまごごはん」の管理人でもあり、ライターとしても活躍中
●たまごまごごはん/http://d.hatena.ne.jp/makaronisan/
●たまごまご・オブ・ザ・デッド(Twitter)/http://twitter.com/#!/tamagomago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