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0

【動畫】『たまこまーけっと』(玉子市場)10「あの子のバトンに花が咲く」觀後感


空も心も揚々と、いざ幕開き、晴れ舞台。
バトン娘が踊り出す!


小綠成分百分百。絕對能令各式各樣的小綠控們感到非常滿足的一話。這話可以說是將先前在觀後感提到的小綠性格,透過小綠自身的角度以及其他人對小綠的影響,完完全全重新演繹過一遍,將小綠的豐富人格完美地具體呈現。

很高興,也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仔細想想,在たまこま為數不下十人的眾多角色中,明明神奈跟史織都很有競爭力,小綠卻能夠擁有這等仔細描繪的待遇,真的必須對京阿尼、山田監督、吉田構成表示些敬意才行。orz



內心蓬勃,意氣風發。
甫成為部長,面臨一年一度的大活動,小綠期待著同時也被他人期待著,能就此大展身手。

--然而看過第九話那般囂張的表現後,相信很多人在十話之前,就有小綠被打臉的心理準備了。(苦笑)

雖然這臉打得確實不突然,最有意思的偏偏是,這意料中的臉打得意外地很有小綠獨有的特色。必須說腳本寫得很不錯。相對於其他動漫畫,當上部長便充滿不安的角色們,小綠的反應可謂完全相反。

一位舞棒部部長到底應該做什麼?--儘管我們並不清楚,但小綠,顯然打算什麼都做。
編舞也好選曲也好製作衣服也好,無論何種工作,小綠躍躍欲試得急著把所有事情都包攬下來,盡可能掌握她所能觸碰到的一切事務,甚至不願意只讓玉子和神奈負責服裝製作。

別說是稍微遲疑,或許小綠早已把自己當成好部長了也說不定。相當有自信。

「要變得忙碌囉--」

或許是有些過於自信。
過於活潑,過於欠缺部長該有的深思熟慮--小綠顯得過於生澀稚嫩。

彷彿在臉上寫著「來打我」似的。XD

看著如此自信的小綠,對一些觀眾來說,第十話的小綠所表現的,幾乎就是一個過於自負、渴望權力卻什麼都不會做的死小孩。然後對另外一些珍惜小綠的觀眾來說,小綠表現得比他們想像得要幼稚,與過去似乎有點不同。

當然啦,這有可能是因為這個舞棒部總是在吃麻糬,前部長又總是\アッかリ~ン/,搞得舞棒部很好管理的關係......但最主要的,還是源於小綠活潑積極的女孩性格吧。

儘管看上去似乎較玉子成熟一點,小綠不管外表、內心,仍舊是個很活潑的小女生。關於這點,已經在過去的第六話第八話觀後感討論過兩次了。看到這話的熊玩偶,應該也不難理解小綠的孩子氣。

雖然爺爺開的是玩具店,但家裡卻只是普通的上班族。比起玉子、神奈兩個擁有職人血統的小孩,小綠沒有其他任何顧慮,是更活在現代,享受著學校生活的女高中生。小綠的特徵,其實就是現代日本女高中生的特徵。誰叫這部裡面四個女高中生有三個奇葩。
就像那個年紀大多數的女生一樣,小綠不但活潑而且積極,社交性之高,乍見紅豆餡山依然愉悅面對。經常參與玉子家的活動就罷了,跟著別的朋友一起出去的事情似乎也不少。

碰到能引發她興趣的事情,小綠愛玩、湊熱鬧的特性,就會不自覺跑出來。尤其是和朋友們在一起的時候。偶爾調侃玉子、餡子、神奈、史織,這類情況數不勝數。然而小綠也都不會排斥她們,就像她不排斥喬伊,在一群人中帶起常識的摩登風潮。

可是,難道僅僅因為如此,小綠就能擁有高人氣的魅力嗎?那跟殺很大的瑤X又有什麼差別?

回顧 drama 第二話,玉子和神奈曾經說過一段話:
神奈「從女生那裏收到巧克力的理由,我覺得多少能理解...」
玉子「因為小綠是很值得依靠的人呢。」
不僅僅擅長認識和朋友玩耍,對於朋友們,小綠有種負責任的態度。這自然使得小綠成為很受歡迎的人。畢竟誰都想交到可以和你一起做傻事,可以欣賞你的紅豆餡刨冰,同時會認真出主意賣紅豆餡刨冰,不會忽然遺棄你的好朋友。

即使在一群差不多的女高中生中間,身為現代人,小綠也算得上是非常有責任感,值得信賴的孩子。或許是長期跟玉子在一起,學會守護什麼的關係吧?
沒有家庭包袱、擅交友、喜好新鮮事、小女生反應......很容易就能看得出來,小綠真正在乎的是什麼了。

縱使擁有摩登的性情,小綠的生活始終是以「朋友們」為核心打轉的。

比起單純享受這段時間的生活,小綠想要維繫這段生活,和她的女性朋友們成為長久的朋友。小綠對於「現在」所擁有的人際關係似是有某種留戀,盡全力珍惜、照料著。

基於此,小綠時常用關照朋友們的上對下立場在和朋友們交往。比他人懂事,有時會顯得太大姐頭。不過那是在一群死小孩當中,最有可能負責任的她所能使用的關心方式。
與玉子的關係則稍微特殊了點,畢竟尚有一層幼馴染經驗,不過基本感覺差不多。因為看見玉子太過投入於商店街,只好決心照顧她,自然而然習慣了。


為何一當上部長,小綠就這麼有信心? --在此可見一番。


與其說是小綠適合擔任部長,不如說,單單是信任、喜歡小綠。
與其說是肯定部長資質,不如說是肯定小綠從以前到現在的形象。

即使不知道誰最適合,依然期待值得信賴的小綠能做個好部長。

小綠想成為這種讓人依靠的人。「部長」稱號證實了這點的可能。


小綠強烈認定自己是這樣一個扮演照顧役的人。一腳踏上大人階梯的她,會怕被認為不成熟、幼稚,怕丟臉,以這個年紀來說是情有可原的。類似的傢伙,你我身邊說不定也都有吧。

「...( 艸)」

可是我們都很清楚,想要站在大人立場和真正的成熟是有差距的。
認為自己有責任照顧所有人,因而一味認為自己有能力照顧所有人,是不行的。

第五話,小綠就曾仗著幼馴染的角度企圖宣示掌握了玉子的一切,藉此阻止餅藏。可惜面對同樣是幼馴染的餅藏--其實就算不是幼馴染結果也一樣--小綠固然是玉子的親密朋友,卻沒有說不行就不行的資格。

意識到這點所掀起的爭吵,理所當然,徹底曝露出了小綠幼稚的部分。

在爺爺面前似乎會顯露小女孩的一面。


可是等等,難道小綠是因為個人興趣兼任性,才決定變成這樣的人的嗎?

小綠當初是為了什麼?各位可別忘了,小綠的生活是以「朋友們」為核心打轉的。所以真正習慣「小綠值得依賴」的,究竟是誰呢?讓她負起責任的......

--看樣子非玉子和神奈這兩位超級好朋友莫屬了。(´_ゝ’)

「出門了吧?還真有餘裕。」
「不僅編舞,連服裝都設計了...」

即使是渴望部長職位,開始對生澀的小綠產生敵意滿嘴諷刺的神奈,其實還是相當信任小綠的。「雖然我覺得妳不行,但妳姑且是可以辦到吧」過去幾話都表現出超乎常人的敏感度的神奈,在玉子不安之際依舊悠悠閒閒嗆小綠。

至於玉子,不用說,絕對是這部作品中,最最最最慣於接受小綠照顧,最最最最信任小綠能力的人了。與小綠不熟的餅藏質疑小綠的能力時,玉子毫不猶豫地斷言小綠可以辦到。

「當然囉。因為是小綠嘛。」

預設小綠做得到的情況下,侃侃而談的兩人,意外成為小綠的心理障礙。

玉子這話的反映極為微妙。比起第九話的手腕,對於小綠的變化,她似乎不像以往那般確定該怎麼做,露出很多次憂慮的表情。即使知道小綠正在困惑,她也說不上來是發生什麼事。在文化祭的責任承擔上,玉子看不出小綠會有什麼問題。
這應該不太難理解。長期被小綠以照顧的模式對待,玉子會放手相信小綠也是理所當然的,這孩子很擅長信賴他人嘛。況且小綠也希望成為這種人。要她去質疑、否定小綠,對她對小綠來說,都是最不可能的發展。

「發生什麼事了?」

說來弔詭。身為小綠最好的親密朋友,也就是最受小綠照顧的兩個人。偏偏因為被照顧著,對小綠的大姊形象充滿信心,滿到除了絕對相信小綠所塑造的這個部分以外,不曾對她時而脫線的表現動搖過,未去考慮過小綠缺乏能力的可能性。就算有考慮過,她們想必也會接著認為「小綠一定可以跨越過去的」吧?
畢竟小綠亦不曾在朋友面前示弱逃避過啊。那個紅豆餡刨冰吃了不只一次喔?

「......咦?」

聽見史織述說廁所事件,玉子和神奈面露出訝異。然而即使知曉,她們始終沒猜到小綠在做什麼。誰叫她們根本不認識不可靠的小綠。

成為部長--值得信賴的一面被肯定了,自然小綠會充滿信心,因為這表示她似乎真的做得到。可是相反地,正因為認為做得到,相信小綠更加無法捨棄它,勢必得想辦法在所有人面前鞏固它。越是信賴越是形成嚴密的框架,越是有名義越是實質。

要說為何,就只是因為小綠是最在乎他人的了。這樣而已。

「だめ......じゃない!」

照顧他人的責任感、來自他人的信賴、獲得肯定的承諾、長期累積的自尊心......

「小綠是能做到的孩子。」
種種一切讓整件事變得不是「能不能做」而是「必須要做」,尤其在小綠向玉子、神奈表現出「一切順利」的態度之後,為了不讓她的所做所為成為謊言,小綠不能夠事到如今才說沒辦法。
出於這種可能性,常盤爺爺說的「首先最重要的是道歉」,深深擊中小綠最在意的地方。

辜負朋友假如是倒數第二個小綠想做的事,背叛朋友應該就是倒數第一個了。

這些朋友是小綠很重視得人們,都很熟悉小綠可靠的為人,對小綠而言是最希望維持可靠形象的目標對象。當被發現編舞沒有完成的時候,被發現承諾沒有達成的時候,小綠「可靠」的那面開始崩潰了。
於是就會看到比第五話吵架時更混亂,用盡全力在好朋友們面前掩蓋什麼的小綠了。這可跟餅藏那時不同,可不是搬出「玉子會游25公尺囉」就可以私下吵贏,貨真價實發生在當下、眾目睽睽的事情。




不僅小綠,玉子、神奈其實也受到很大的衝擊。

哪怕鐵口神算如神奈大師、玉子女王,她們卻從來沒看過沒想過小綠在堅持什麼,堅持到這種程度。至少不是在她們面前。原本一定只是打算來跟小綠稍微談談心,殊不知自己是造成小綠崩潰的起源,甚至還是最後一根稻草。

是等到小綠終於坦白說「抱歉,文化祭的編舞完全想不出來」,這兩人才恍然大悟。



事情雖已至此,在朋友們面前,這裡的小綠還是希望維持她可靠成熟的一面。

所以她坦白了,並且很努力地ㄍㄧㄥ著不讓自己顯露脆弱。雖然沒什麼用。ˊwˋ

「小綠!?」
「您的尊顏......」

「對不起,沒能發現。」

個人覺得玉子這句話是第十話的精華所在。

玉子說的不是「為什麼不告訴我們」而只有「對不起,沒能發現」。換句話說,即使小綠依然選擇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來承擔責任也好,比起單純信任,玉子身為朋友應該也要反過來關懷小綠才是,主動去發現小綠的問題。

幼馴染的玉子,對沒能為小綠想到這份上,發自內心感到非常愧疚吧。

透過這句話,也可以看出在這件事之前,小綠二話、五話的精神狀態是頗為孤獨的。這就跟玉子一心向著商店街就會忽略掉自己很多事一樣,一心想要成熟起來的小綠不會去跟誰討論這種事。可是暫時還沒有人反過來照顧可靠的她。

「部長,這裡來說一句吧。」

直到最後還是必須經由神奈提醒才懂得做事的小綠部長,或許仍舊生澀,不過這種事大家都知道了,並且也決定為小綠分擔--所以神奈大師的態度才會變得如此謙卑了吧。一定是覺得「我確實知道妳也不是多了不起了,所以讓大師我來幫妳吧。(´_ゝ’)」www

誠如大師所言,「部員就是給部長使喚的」。部長之所以是部長,是要懂得請託於部員的。

要變得更成熟更值得依靠,顯然也是同樣的道理。

在小綠舞棒上綻放的,或許不是小綠個人的花朵,是屬於友情與羈絆的花朵吧。




到這個超讚的笑容為止,我想小綠劇情就告一個段落了。

不過很滿足--那邊的王子您儘管來吧。偶不怕。(*´∀’)∂゛

2 則留言:

  1. 「不過很滿足--那邊的王子您儘管來吧。偶不怕。(*´∀’)∂゛」

    ...妳不怕我超怕的阿阿阿阿阿!!! (被拖走

    回覆刪除
  2. 王子快來把喬伊帶回去結婚啊!!(爆
    恩...婚禮在商店街辦也可以的(等等

    回覆刪除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