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1

【劇透】『たまこまーけっと』(玉子市場)もちもちラジオ第二回目


2013.01.21放送。
演出者:洲崎綾、金子有希、長妻樹里


2013.02.10整理。

我從這回開始收聽もちもちラジオ。因為太喜歡第二話了。
當時還沒有想到除了翻譯以外要撰寫什麼,這次補充。

【前言】
由於這是第二次廣播,大家回去聽了第一次以後,都覺得很有趣,很吵。www
特別是金子吧?金子是第一次作為電視動畫聲優參加這種活動,經常可以聽到她脫線的演出。在閱讀讀者來信,被說到「交談的感覺非常流暢」時,大家還感到很不可思議。
個人感想是,第二回仔細聽聽,還是偶爾有默契缺乏的部分......只是偏偏這又更可愛了。XD

然後呢,大家還記得第一回進行的搥打鏡餅的儀式嗎?
那個雖然有被敲出碎片來,在桌上搞得七零八落,但這回說了其實沒有「真正地」敲開來。
沒被敲開來的鏡餅後來怎麼了呢?--被放置在某處了。不知道是否哪一天會再開一次......

這裡開場的時候......金子居然沒配合好。

超級可愛的啊!大家要聽!wwwwww
而且,這回的金子,可不是普通的金子喔。


這回的金子......是壽星金子!


沒錯,金子的生日是在一月十九日--也就是在廣播放送的兩天前。

為了金子的生日,其他兩人與staff準備了驚喜的慶祝活動。
現場還有蛋糕與花束。蛋糕上有草莓、桃子之類,盤子上則畫有可愛的猴子。花束也就是各位在照片上看到的那樣。讓金子完全嚇了一跳。

長妻:「金子醬......新的一年又要開始了呢......」
金子:「說的也是呢。不過今年一定是好年。因為たまこ開始了。」
洲崎:「喔?有沒有什麼抱負呢?」
金子:「抱負!?--我的話,也有各種新的挑戰吧?各種那種...隨著年末過去、年紀增長,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很多挑戰。我想要好好加油!拜託大家一起,借給我力量吧!耶--」

請大家借給金子力量吧!耶--(是在high哪樣)


【聽眾來信】
在前一回中,三人說明綽號時,長妻說使用「樹里」就好了。
然而在聽眾的來信,仍然詢問了「對讀者來說該怎麼稱呼比較好呢?」
長妻本人依然希望被叫「樹里」,但對於那些覺得「樹里」還是不夠的人,開始設想是否有其他叫法。長妻提到她曾經被叫作「Wife」過,可是在這個節目裡叫「Wife」感覺很奇怪。

金子:「叫『樹林林』呢?」
長妻:「欸!不要!XD」
金子:「樹林~樹林~樹林林林~...樹里炭...」
長妻:「我真的沒有什麼綽號...樹炭啥的...」
金子:「啊,那像外國人一樣,叫『茱莉』(ジュリー)好不好?」
長妻:「茱莉...啊,不是很好嗎!--所以覺得『樹里』難念的話,就請念『茱莉』吧。」


下一封聽眾來信則是幫節目提供了往後節目專用的招牌招呼語。
說是既然喜歡「ペッたん」這個詞的話,就將它跟招呼語進行組合......隨即被採用!
其實在這之前,三人就有稍微討論過了。因為節目放送時間都是在下午四點左右,大約是吃晚餐的時間,所以金子就提議使用

「哈囉呸坦!」

--感覺很可愛,所以就這樣了。(´・ω・`)


再下一封聽眾來信,問到了三人過年時是否有吃お雑煮,並詢問都是怎麼作的。這道料理,各家、各地的作法都不盡相同,一般來說是在(各式)湯裡面放(各式)麻糬。金子跟洲崎都吃過了。唯獨長妻沒有。
這裡很有趣的地方是,長妻是北海道,也就是說非本州地區出身的人。所以洲崎問,是否北海道人不吃雜煮,就像台北人沒有丹丹漢堡?長妻解釋北海道人會吃雜煮,但她自己最近是都沒吃,因為正月過年的時候一直到現在,長妻都沒有回老家。(っω-)

金子:「北海道的雜煮,會放魚嗎?」
長妻:「...!..........不知道......」
金子:「不知道!?妳到底是多久沒吃了!XD」
長妻:「欸不......說來慚愧,都24歲了,到底該怎麼做雜煮,我還真是不知道。orz」


再下一封來信是來自「麻糬店的女兒」。因為遇見了現實的玉子,三人覺得很興奮。洲崎很希望能有照片,親眼看看對方是什麼樣子,是否真的會在做麻糬的時候穿圍裙之類的。


接下來這封來信也非常有趣。
「總之念了再說。」洲崎笑著如此暗示道。

來信名稱是「北陸地區的阿姨」。
來信名稱是「北陸地區的阿姨」。很重要必須說兩次。

這封信提到,這位聽眾看到德拉站在玉子頭上,想起在十四年前的某一天早晨,騎著腳踏車要去公司上班的途中,頭上突然被緊緊抓住。一瞬間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抬起頭來一瞥,嗯?看見了黑色的羽毛--是烏鴉!
內心想著要是就這樣被抓走就慘了。為了不刺激烏鴉,只能沉穩地繼續騎腳踏車。當時路過的車子看見這副奇妙的景象,到底是怎麼想的?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好笑。

洲崎:「......就是這麼回事。這個其實是我的母親。XD」
兩人:「什麼啊--」
洲崎:「自從看了たまこま的放送,就又去聽了もちもちラジオ。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獲得採用,就投稿吧?』這樣子。
    正想著『到底怎樣了?到底怎樣了?』信就送到本部來了。
    『比起有趣這更像是微妙,就算不給念,也不用在意喔?』我姑且這樣叮嚀。
    但果然 staff 們很和善,跟我說『念也沒關係喔』,所以就念了。」

因為這件事挺可怕的,三人不禁開始想像,玉子剛遇到德拉的情況一定也頗可怕。ww
金子則說這種事大概比較難遇到,被鳥糞襲擊的事反倒常常有。金子至少有過兩次,一次在包包上,一次在手上,還說感覺鳥糞涼涼的,結果其餘兩人嚇了一跳。長妻聽說被鳥糞砸到運氣似乎會不錯,不過總而言之在被砸到的當下,金子只覺得心情很 low 就是了。

金子:「我真是個招糞的人呢。」
洲崎:「欸,那樣說有點......不如說容易招運的人?」
金子:「啊,這個不錯......就那樣。」


【舞棒部的秘密特訓】
開場的長妻聲音超級可愛。wwww
這個專題是讓飾演舞棒部三人組的三位聲優,實際演練舞棒的各種招式。

--那麼,三人的運動神經狀況分別是如何呢?

洲崎:「運動神經啊......」
金子:「沒有。」
洲崎:「沒有啊?」
長妻:「咦,但是--」
洲崎:「但是看起來運動神經最好的就是金子吧?」
金子:「那個啊,沒有那回事啦。我連運球都無法做到說。」
長妻:「啊,我能明白--」
金子:「球類真的無法做到。總是打一打不知道去哪裡了。」
洲崎:「我反而是會不小心走三步的人。(中略)為什麼呢,我也不擅長球類...網球算球類嗎?有球拍的運動倒是很擅長,但除此以外的就不行了。」

洲崎:「樹里的運動神經如何?」
長妻:「我啊,真的是過著運動無緣的生活。社團也一直都是美術部。」
金子:「但是妳看起來頗能動的。」
長妻:「真的?啊,但是我啊,跑步之類的還蠻擅......也不能說擅長,只是有必要的時候就很能跑。因為我是經常遲到的孩子,一直都在為了勉強趕到而奔跑。所以跑步意外地不爛。」

洲崎感覺是運動神經最好的孩子。甚至說看過 staff 玩過以後,覺得有自信可以做到。
洲崎:「呼呼。沒問題的。」
當然,不管三人的運動神經如何,還是要挑戰就是了。wwww

這次要挑戰的項目是--空中接舞棒。
在動畫中,玉子將舞棒拋到空中,卻沒接住而打到了頭。三人要挑戰的就是接住它。

附帶一提,由於讓初學者一下子就拿舞棒來玩,很危險,可能會破壞錄音室。取而代之的,現場準備了長長的公筷來進行挑戰。XD
所以這次的挑戰就是,面對著挑戰者,將筷子丟出去,最好不是普通的丟,而是要能扔得像舞棒一樣會轉啊轉的。挑戰者得「單手」接住。換句話說丟的技巧也很重要,連帶考驗著現場三人的團隊合作。三人都成功了,這項挑戰才算完全成功。

首先是練習。長妻站起來預備,洲崎負責丟,留下金子在位子上喊「開始」。

長妻:「來!0皿0」

結果失敗。

金子:「嘿--殘念--失敗了--」
長妻:「綾貝!0皿0」
洲崎:「為什麼!為什麼!XD」

原因是洲崎丟得太低了。wwww

洲崎:「第一次就失敗,更能夠燃燒起來。再做一次比較好。」
金子:「欸--好狡猾啊。XD」

這次長妻成功接住了。下個換金子。

金子:「喔喔!意外地還行嘛!我的運動神經!」

最後換長妻扔給洲崎。一瞬間完全挑戰成功了。wwww

洲崎:「太好了、太好了。」
長妻:「我們出乎意料地能幹不是嗎...」
洲崎:「因為樹里一開始沒有接到對吧?」(會燃起來的部分)
長妻:「給我等一下!(搥桌)異議あり!
洲崎:「嗯--抱歉不接受異議。XD」


【Web Drama】
廣播劇詳見【ドラマ】『たまこまーけっと』Web Drama 第二話
廣播劇算是這回的亮點。表現了小綠有多受歡迎。wwww

順便一說,三人回去聽第一回的廣播劇以後,有人說有點不好意思,但都覺得很厲害、很有趣。想不到音效人員可以配上這麼多音效,把廣播劇弄成那樣子。

說到情人節的話題,洲崎想起了之前在別的廣播做節目時,也遇到情人節,可是自己對情人節並沒有特別的反應,所以什麼都沒拿就上工了。結果一起做廣播的前輩拿出巧克力來,洲崎被 staff 問了「洲崎沒送嗎?」--這樣的事情。
當下雖然沒有,但聽到這話以後,「既然被這樣說了」,洲崎就決定回家做做看。她使用矽膠的鬆餅模型塑形,並在上面加上一些裝飾,做了很多巧克力。簡單可是蠻好看的。
做完後,洲崎拿過去,露出了「怎樣?(´_ゝ’)」的ドヤ顔。

長妻則是買了那種有裝很多巧克力的量販包之類的東西,大概就像台灣人很常見的足球啊、金幣啊,送給所遇見的每個認識的人--平均一個巧克力大概一百日圓左右她說。
畢竟是送給會遇見的認識的人,在事務所見到那些人的機會很多。結果到了白色情人節的時候,竟然拿到了很多很盛重的回禮。洲崎立刻哀她一個回禮都沒拿過,就算明明是在工作現場發的。XD

金子:「我的幾乎都是一次性的現場,所以沒收過回禮...但難道不會想在情人節時手作東西?」
長妻:「啊--手作啊。嗯。完全沒做過。不如說即使手作,我也會自己把它吃掉。因為情人節太盛大了,到處都有賣手作巧克力的組合,賣不出去不就會減價販售嗎?就自己買了,作了,吃掉了。」(長妻超帥的。wwwww)
金子:「意外地那個呢。有某種主婦魂似的。樹里。」
長妻:「騙人吧。呵呵呵...」

洲崎:「妳們高中時期有跟女生做過嗎?巧克力交換。」
金子:「高中時期......雖然覺得好像有交換......過......忘記惹。」
洲崎:「是這樣嗎?XD」
金子:「有交換過嗎?有交換過嗎?嗯......可能不是給巧克力,而是給點心。」
長妻:「糖果之類吧。」
金子:「雖然也有加上巧克力,但普通來說都是餅乾之類。我記得有給過手作點心」
洲崎:「的確感覺餅乾吃起來,似乎有比較容易。」
金子:「巧克力啊,怎麼說,從小的將它融化、塑型,然後就做完了。」
洲崎:「對,就把一些雜碎的巧克力全部聚集起來變成一個這樣。」

金子:「是說有件事我一直覺得蠻噁心的。」
長妻:「什麼事?」
金子:「在漫畫動畫裡面,都把巧克力放進鞋櫃裡面,然後啪啪啪地掉出來。那個不會變臭嗎?」
洲崎:「咦!?噁心的點是那裡?XD」
金子:「到底為什麼要放進鞋櫃呢?XD」
洲崎:「總覺得,因為小綠很受歡迎,鞋櫃裡也會被放巧克力呢。」
金子:「有沒有放呢--」
長妻:「但是鞋櫃一般不會去放吧。一般都是放進學校抽屜裡吧?常常在漫畫裡看到。不過要是就那樣被忘記......」
洲崎:「那樣很討厭耶。」
長妻:「把巧克力放進抽屜裡,如果對方是抽屜很亂的人,就會找不到巧克力。等到了卒業式、三月份,進行大掃除之後,大概會變成『啊唔哇這是什麼!』」
洲崎:「在漫畫裡,也有想要把巧克力送給某個人,結果送給另一個人。『原來她對我......』這種男孩子搞錯了的可愛劇情吧。」
長妻:「有呢--實際上會發生嗎?」
兩人:「會怎樣呢--」
長妻:「果然直接送是種很大的勇氣呢。」

洲崎:「不知道看到女生之間在交換巧克力,男生會是什麼心情呢?」
金子:「欸,可是聽說最近的男生會送給男生義理巧克力喔。」
兩人:「真的嗎!?」
金子:「我在電視上看到的。喜歡作甜食的男生不是很多嗎?所以就自己作了,然後和朋友交換。」
洲崎:「所以說沒有戀愛的感情......」
金子:「女生之間的交換不是也是這樣嗎?」
兩人:「是這樣啊...」「對對對--」

(叮叮叮)

金子:「時間到了!」
洲崎:「欸!?......能再稍微......聊一下嗎?」

(叮叮叮:不行!)


第二回完結的時候,三人都說印象最深的是舞棒專題。她們想起上映會時,玩得最投入的,也是類似這種需要運動身體式的活動。希望未來還會再有。並且開始妄想,如果可以把舞棒練好,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讓我想想,尾牙嗎?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