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8

【動畫】『たまこまーけっと』(玉子市場)05「一夜を共に過ごしたぜ」觀後感


恋の花火に心の花火。真夏の夜の夢、色づく想い。
儚く散っ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完全就是小綠的回合。

原本看WEB預告,猜測是玉子主役的回合。結果是以玉子為中心,男女談判的回合。
我看從此以後,「玉子市場」八成要改名叫「玉子修羅場」才行了。wwwww


雖然,此話一圓了小綠廚「希望小綠的愛情表現能多一點」的願望。然而這回的劇情,著實看得小綠廚們滿心跟「girlfriend」的歌詞一樣,「ごちゃまぜ」,好個五味雜陳。
無論是小綠的反應,小綠的猶豫,小綠的決定......連同小綠思緒的混亂不清,小綠廚們也跟著小綠一起經驗著這場風浪。
不過這次的劇情是必要的,遲早會來的。尤其經過情人節的波盪,分班的挫折,而且好死不死與明顯會展開攻勢的麻吉藏同班。即使今天沒事,往後肯定還是會為了麻吉藏喜歡玉子,直接衝擊這塊敏感的部份。

在上一話,我寫了

能夠酸麻吉藏的名字更不用說,她跟麻吉藏絕對也是熟識的。
有多熟識?至少是從小知道對方。
然而問題在於,小綠對麻吉藏喜歡玉子這件事,看法如何?會有什麼行動?
小綠這方面的心理轉折,我想是未來的重要課題。

.......儘管連我都沒想到,這重要課題這麼快就要面對。以這種方式。

難道正所謂長痛不如短痛嗎?staff 的確很關心小綠。(苦笑)


看似結果並無真正的結論,看似劇情並無重要進展。實際上至關重要的不是最後怎樣了,而是多次將自己的情緒包裹起來秘而不宣的小綠,幾乎沒藉語言表明過對玉子的想法的小綠,情人節的疑慮完全平撫得到妥善解決之前,就因為麻吉藏的窮追不捨,被迫將自己剛發掘出土的情緒拿起來面對了。

這份情緒始終沒有名字。
對小綠來說,追問的只是「以什麼樣的形式」,針對「什麼」?

透過這話,二話小綠產生的疑問,更清晰地浮現出來。這回伴隨著麻吉藏的身影。

打從第二話,小綠注視玉子的鏡頭,
預知了小綠不得不將麻吉藏的存在納入視野。

第二話的時候,小綠尚未肯定,自己抱持的感情究竟是什麼。

有些人認為,「二話時,小綠發覺了自己對玉子的感情超越了友情成為愛情」。其實並不盡然。
要如此關懷玉子的「世話焼き」幼馴染輕易放任自己愛上玉子,容許自身成為改寫友誼成分的源頭,再根據自身的慾望而非玉子的脫線性繼續照顧......實在是.......以小綠的角色來講,難以置信,也異常辛苦呢?(笑)

小綠發現的,是自己真的非常喜歡、在乎玉子。
縱然不一定要是戀愛,但這段關係目前的狀態對她來說過於重要,當注意到玉子會戀愛(甚至是自己會戀愛)的可能性時

「無法想像現在的關係會生變」

小綠為此迷惘著。

由五話可以得知,小綠從小四起就和玉子在一起,並且至少同班了六年。
從那時開始,小綠便作為較成熟的角色處處呵護玉子。小綠確實意識到這段時間的長度,是她和玉子感情濃厚的一份證明。縱使她尚不能明白自己「為了什麼」,這段關係也持續得太久了。「關照玉子」「玉子的依賴」逐漸成為小綠的一部分。

二話的小綠動搖了。看待玉子的角度忽然傾斜了。

「能否維持這段關係?」
「想要維持這段關係是為何?」
「當玉子和我親近,我所感受的這是什麼?」

--種種疑問湧入小綠內心,令往後的小綠多了一份小小憂慮。

第一話時關心玉子想要什麼禮物的小綠,第四話關心起玉子對愛情的敏銳度了。看見玉子無法捕捉情意的遲鈍,玉子仍然保持著「這個玉子」的樣子,這段關係暫時還能安安穩穩地保持,感到「安心した」。
只要如此,她就可以照常過生活,既不用去追究自己的感情,也不用追究玉子的移變。

この気持ち、名前付けない。
默默接受這份苦澀的小綠。

會有人好奇,小綠這樣究竟是害怕被發現心意,害怕玉子心有所屬,還是害怕自己心有所屬?
(這可是會讓劇情轉彎的大哉問......)

都有。我想。

畢竟,小綠並未徹底搞清楚自己的看法。無論小綠傾向為何,只要是想維持好關係,無論來自她或玉子,任何一點有關兩人的風吹草動都會讓她緊張吧。
在這部作品裡,二話後的小綠是對玉子最忠誠的,也最畏懼任何變化的人。這使得小綠整個人變得較為敏感。(然後我們也跟著變得相當敏感了。wwww)

「あの子の思いは、今、いずこ。」
「那孩子的思緒,迄今,意向未明。」

然而就像本文最前面所開示的,小綠遲早得面對變化的可能性。

特別是當變化來自於玉子十分習慣的幼馴染之一,麻吉藏。
這位幼馴染的戲份,跟小綠本人不相上下。小綠顯然也知曉麻吉藏喜歡玉子,遲遲未行動的事實。玉子本身不會自動察覺。可若是麻吉藏突然變得積極呢?一旦事態發生,她勢必得去摸索她對玉子的在乎屬於什麼型態,以決定採取哪些行動,去阻止或是順應變化。


面對變化來襲,小綠,妳的感情究竟定位為何呢?


--這就是第五話的內容了。
讓小綠正視問題而思索,也讓大家看到,小綠從混亂到沉澱的轉變。


思緒處於敏感狀態的小綠,開始被衝擊到,是因為玉子主要提起麻吉藏說過一樣的話。

「大路君?什麼時候?」

單純點來說,小綠是懷疑玉子不再遲鈍,開始對麻吉藏有意思。
那可能是一部份。更具體點,與其說小綠害怕玉子談戀愛,不如說才剛作為幼馴染討論玉子小學時候的事,玉子就提起麻吉藏,拿麻吉藏跟小綠比較。彷彿麻吉藏在這件屬於彼此的事情上,曾經取代過小綠和玉子相處一段時間。
一瞬間,出現了綠玉關係被置換的可能,稍稍勾起小綠內心深層的恐慌,追問「什麼時候?」

對象可是那個同屬幼馴染,喜歡玉子的麻吉藏。
麻吉藏和小綠的幼馴染條件,平分秋色。對玉子的關懷,從未少過小綠。既會是幼時朋友,也會是老年戀人。同時兼具短打與長打能力的選手。
說是特地留到這話強調「小綠碰到這種狀況會緊張」,一點也不過份。前幾話根本沒有玉子主動向小綠提起麻吉藏怎樣怎樣的對話,唯有在drama閒聊時少少順著話題講到。小綠的幼馴染地位一向在三個人之間維持著優越。

「就這樣默默地埋藏著心情吧。」--不僅小綠,觀眾們也以為會一直保持下去。

正由於如此,這話小綠要解決的問題,越發鮮明。

就算小綠的願望是絕對的,小綠的優越性不可能是永遠絕對的。
玉子不是不會長大。終有一天要開始談戀愛的--那一天很可能就是這一天。

遇見了有人要向玉子告白的這天,
さあどうする?折部やすな。

相信很多人都曾經期待小綠在這種狀況下,會有宛如知世、玉青、紅薔薇大人等等......成熟虐心的表現。假如二話時能夠選擇沉默,選擇隱藏逐漸升溫的感情,當麻吉藏向玉子表白,妳小綠又何嘗不能苦笑著祝福玉子?或是學千歌音拿把長笛給她捅進去好了。

很可惜,小綠從來沒有理解自己過,沒有完全成熟過。
若非如此,神奈二話最後的提醒,不會使她有片刻猶豫吧。

「我還是決定把巧克力送給爸爸了。」
得到玉子這番話的小綠,縱然內心略有不安,依舊為了沒有變化的玉子壓抑下來。二話的她選擇的其實是擱置內心的疙瘩不處理,盡可能讓關係照著原本是的方向走。一如前文所言,這點從四話的「安心した」可窺見一番。

知道麻吉藏要告白,小綠的反應甚為激烈,拚命奔走徹底地阻止了麻吉藏傳遞感情。從小綠的反應來看,她幾乎沒有料想到這麼快就要承受這一天。

「究竟希不希望玉子談戀愛?」
「當玉子有了對象該怎麼回應?」
「這樣子的憂慮,到底是基於什麼?」
「玉子對我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些問題全都還沒有得到解答,緊繃混亂之際沒有實質的平穩,來自餅玉配的威脅就來了。玉子有可能改變,這威脅即是種破壞。小綠第一時間能做的反應,當然就是先阻隔事情發生。

「呸。」
沒錯,小綠的行為有些蠢。可是別忘了,她是個會拿麻糬燻朋友妹妹的孩子。ˊ_ˋ
小綠在玉子身邊,會為了他人化為成熟角色,做個熱心吐槽他人的傻大姊。

當小綠認為麻吉藏有可能再次下手,她依然直接扮演這個大姊般的守護角色。在沒有想清楚自己這份衝動的實質定位之前,她只能靠長久以來都是親密幼馴染的優越性、略嫌笨拙的手段,理所當然似地說「玉子沒把你放在眼裡」企圖打消麻吉藏的念頭。

可是無法避免地認為「玉子跟麻吉藏有可能造就什麼」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小綠。

依舊不知道是懷抱著何種感情去拒絕餅玉,滿腦子只得一個「拒絕」的念頭,亂糟糟的小綠確實就這麼開始說起違心的話語。

「差不多該停止騷擾玉子了吧?」

再次出乎小綠意料,同時引爆她的,是麻吉藏宣稱他很了解玉子,基於朋友才接近的。

安然待在玉子身邊實在太久了。即便隨著內心的不安定要素,小綠有逐漸意識到麻吉藏的特性,卻扮演大姊扮演到忘記麻吉藏也有著關懷玉子的條件,被反咬一口。

麻吉藏這項言行,準確觸發到小綠最在意的地雷,即是有機會改變小綠照顧玉子這回事。無論身為幼馴染或其他什麼,小綠用來證明自己有資格關照玉子,引以為據的優越性在麻吉藏面前慢慢消失了,她不得不對麻吉藏開始爭論誰最了解玉子,換取可以說服麻吉藏以及自身的地位。

「我從小四起就跟玉子在一起了喔。」

在這裡我們看見,一味想要強調自己跟玉子有多好,實際上在麻吉藏面前佔不到多少便宜,自己也從未真正像個大姊姊般成熟過的小綠,似乎變得跟麻吉藏一樣幼稚了。

即使如此,小綠未能意識到這點。
大姊模式啟動,一團混亂的小綠,多半還是認為自己作為朋友至少比麻吉藏好上一百倍,就是有理由待在玉子身邊,負責照顧玉子甚至管理所有事情的那個人。

「總之,玉子是我的朋友,所以由我來守護!」

用這句話,小綠宣示了自己在玉子身邊具有能排他的絕對性。宣示她不接受關係生變。
傾刻間,基於某種原因在二話點燃的,和玉子的關係的佔有慾爆發並到達了極點。

可是事情不一定是這樣的。
小綠對玉子而言不一定是絕對的。就算是絕對也不是唯一的。

「是我的朋友,所以由我來守護!」
這話聽在麻吉藏耳裡當然只有莫名其妙--朋友就有必要管成這樣嗎?守護的話又有必要管我告不告白嗎?我基於朋友的立場,想對玉子說什麼關妳P事啊?ˊwˋ"

麻吉藏在這話,從頭感覺莫名其妙到尾。可以理解。畢竟小綠是單方面,由於內心不安寧,將其告白行動視為威脅。小綠太重視她和玉子目前的關係,太急著消除眼前的變數。站在這裡,害怕變化害怕失去的,從來只有小綠一個人。
從來沒跟玉子同班過,和小綠比起來,麻吉藏從以前就相對疏遠,既沒有被小綠取代的困擾,又沒有機會多觀察什麼,怎麼能奢望麻吉藏洞察小綠模糊的思緒?他只知道兩人是朋友,不知道對方在堅持什麼。即使感情同是戀愛,在小綠沒有行動以前麻吉藏不會知道,也不會有關係,就像小綠放任麻吉藏單戀玉子。

麻吉藏甚至還會忘記,小綠和玉子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

「玉子以前可是戴過這樣的眼鏡喔!」

這時候麻吉藏能感覺到的,就是小綠「仗著是幼馴染」在反對他的理解,反對他的思緒,其中的手段就是想要證明麻吉藏的幼馴染屬性不比她好,所以她有資格這樣做。
這點差異,導致兩人中間有些出於衝動的摩擦,但要強調的是,他們不算是得失對立。
事後證明,麻吉藏從小綠那裡獲知「能游25公尺」的資訊,相互交流了。

小綠這時已是個不知所云了。就連觀眾都漸漸難以忍受的程度。
尚未釐清自己究竟在針對什麼,只憑違心的「我好朋友,所以你不行」實在沒有多少說服力。以她舊有的「作為某種身分有義務照顧玉子」的認知,想要阻止幼馴染麻吉藏,是又擔心又束手無策。

德拉的評論來得相當及時。
儘管這段描述略嫌文藝,不甚白話,不明白德拉所言的究竟是何種感情。至少能確定的一點是,小綠真正的感情與麻吉藏的感情相差無幾,他們都站在同一條線上,圍繞著玉子。

「我從你們身上感覺到了相同的芬芳。
眼下雖有些許漣漪,之後定會美麗地化為澄淨。
你們的芬芳染著相同的色彩。」



......這時候的小綠,在想什麼呢?

大概是把自己為何要阻止麻吉藏告白的真正緣由,那個之所以非要和玉子維持關係不可的緣由,那個埋藏在心裡處處推動著她的「沒有名字的思緒」,好好地思考了一下吧。
這個被她從二話結尾擱置到現在的核心,面對隨時會到來的麻吉藏的告白、告白後玉子的改變,在這裡勢必要獲得釐清才行。

此外,另一個需要獲得釐清的,就是玉子的想法了。


看過第五話中段後,觀眾們一度出現一個疑問:
「難不成,小綠喜歡麻吉藏,為了這個尚不自覺的戀情動手阻止了告白嗎?」

我不敢說這沒有可能。就像我不敢說小綠對玉子產生了愛慕之類。
不管怎麼說,至少小綠和麻吉藏的感情變好了,無庸置疑。

不過有一點想要討論的是,在小綠向玉子確認想法的時候,小綠總共問了兩個問題。
一個自然是「玉子妳對大路是怎麼想的?」可是在得知麻吉藏對玉子來說只是麻糬店的同伴時,小綠立刻詢問的另一個,卻是:「那,對我是怎麼想的?」

「......どう思う?」

倘若小綠純粹想知道玉子是否對麻吉藏有任何感覺,是不怎麼需要問第二個問題的。

小綠急於向玉子確認感受的事項,麻吉藏顯然只佔一半。同等重要的那另一半,是關於自己的。究竟玉子是怎麼看待自己的呢?對我是否有什麼樣的感覺?--在這問題裡面,明顯傳達出了這樣的意念。

講了這麼多小綠希望與玉子維持關係之類,這倒是第一次,小綠親自開口向玉子確認什麼。

肯定有回去好好想過了吧,小綠。
對「沒有名字的情緒」,想到了一些什麼以後,才向玉子開口詢問了。

詢問後,玉子給出了「大好きだよ(最喜歡)」的答案。

被玉子說「最喜歡」,小綠露出的,是有些許複雜的神情。

「......謝謝。」

「應該是想知道自己要是喜歡上麻吉藏,會不會害玉子不高興吧?」......這麼說的人當然也會有。不過我想,這點應該可以藉由小綠聽到玉子回答後的這個反應來推敲。

這段在整話裡是關鍵的轉折點。

在這之後,小綠對待麻吉藏的態度柔和了許多。一反之前的必死拒絕模式,她承認,麻吉藏是否要跟玉子說什麼話,確實與她無關,甚至追問麻吉藏為何不打算告白了。
明知道玉子對麻吉藏沒有特別的感覺,卻彷彿認同麻吉藏去告白似地。麻吉藏告白這件事在小綠心目中,忽然間變得不再具有威脅性了,最後還以一抹憐憫取代了。

有人說,「小綠明白麻吉藏令人放心的一面,終於允許麻吉藏追求玉子。」
問題是在整話當中,並沒有展現麻吉藏優點的情節。
甚至當麻吉藏與小綠爭論誰最了解玉子時,比起混亂的小綠,麻吉藏同樣沒有佔到任何優勢,不惜說出「我是麻吉藏,是玉子最喜歡的麻吉喔」這種丟人現眼的話。他的情勢仍舊與小綠相當。

--情勢相當。
換句話說,針對玉子,他們感情強度似乎亦相當。

八成是頓悟到這點,小綠將自己的身影重疊到麻吉藏身上,也說不定。
相同顏色的芬芳。對她而言,是否麻吉藏的感情,投射出自己的感情內容了?不清楚。內容就算很接近,真的需要去幫「沒有名字的情緒」取名字嗎?或許未必。

那麼從玉子對於兩個人的感想中,小綠讀出了什麼呢?
玉子對麻吉藏,根本沒有考慮過什麼。這是可以想見的。可是小綠呢?

有人說這是「正宮的餘裕」。
被說「最喜歡」,和被說「是幼馴染,麻糬店同伴」一比,似乎小綠勝過麻吉藏。只是認真想一想,同是女性,在光天化日之下毫不避諱地對好朋友說「最喜歡」,女校出身的本人可以保證這並不是什麼特別奇怪的事情,非常稀鬆平常。orz

況且這個人是「小德拉吃東西的樣子好可愛喔!>///<」親和力十足的玉子。

玉子顯然也沒有進一步考慮過小綠什麼的樣子。
她沒有小綠二話以來的不安想像--自然,玉子多少也沉浸於長年友好的舒適圈,光是和小綠分班就讓她哀號了一陣子。可是即使哀號,玉子沒有奢求小綠什麼,對小綠表現出「好喜歡妳這位朋友」以外的什麼。
小綠不是不重要。只是一直都被小綠照顧著,玉子被動地沒能想像而已。

玉子安定於小綠所施予的關愛,正也是小綠二話被情人節氣氛這麼一挑動,內心就感到混亂不堪的原因了。玉子的種種讓小綠放不下,肯定自己是不能也不會停止關愛玉子的。

聽到這樣的話,小綠一半感到安穩,一半感到些許挫敗吧。
「最喜歡」,是個高度,或許也是個界線。證明玉子沒有因為什麼而動搖。她信賴於小綠這個好朋友的友好,對小綠長期的相隨感到舒適歡迎的,不可能去想像沒有小綠的樣子。然後除此以外,玉子對小綠正如同玉子對麻吉藏,就是從小到大延續下來的親密,一樣也沒有其他特殊感覺。
麻吉藏的長打能力被抹消的同時,小綠的特殊性亦被抹消了一些。
如果,連她都無法控制玉子僅依賴於自己,麻吉藏是沒本事成為比小綠更重要的人的。

摸摸鼻子想,小綠單方面在捍衛玉子,實在也沒有必要對麻吉藏施加什麼壓力。

透過玉子的眼,小綠很有可能看見了自己跟麻吉藏和玉子保持著差不多的距離。她跟他,沒有誰比自己想像的更貼近玉子一點。雖然玉子並不離他們任何人,比自己想像的更遠。
小綠沒有比麻吉藏有優勢到哪裡去。哪怕是有,她要關注的事物也不是在麻吉藏上。既然她在乎玉子,她慢慢注意到,自己所有的焦點應該要是在玉子的感受上。所以才問了那樣的問題吧?

理解到這份針對玉子的關愛,兩人的起點以及終點都是相同的,渴望與玉子保持親密關係的小綠,對上渴望與玉子有親密關係的麻吉藏,感到些微惺惺相惜了吧--倒不是說,小綠因此真的認為麻吉藏跟玉子無比登對。
面對遲鈍得無以復加的玉子,她似乎體悟到自己跟麻吉藏,多少都害怕目前的關係無法持續或越好。

--妳也是玉子的好朋友。待在玉子身邊關愛她,這點莫可奈何,我還是很清楚的。
--你也是玉子的幼馴染。玉子主動展現友好,這點莫可奈何,我還是很清楚的。

玉子本身安定於和兩人保持友好的狀態。兩個人在玉子身上都有無法藉單一行動改變的基礎。既歡喜又無奈。不打算再去撼動這點,最終彼此達成共識了吧。

看著這樣的玉子,唯有繼續滿心疼愛。


若稱二話是謎篇,那五話就是解篇了。

這話的主旨不算是餅綠的和解,是小綠心結的和解。無論如何,頗感謝有這一話,讓小綠遇見懷抱強烈意向的人,遭遇她最不想要的處境,給小綠一個機會再反省一頓。

迄今,小綠的意向照舊保持著朦朧,不過--

真夏の夜の夢、色づく想い。」「盛夏之夜的夢,熟成上色的念。」

相信小綠二話時萌發的情感,已然在此沉澱,稍微邁向成熟了。

嗯哼♥ (´>ω・`)b

當然,麻吉藏也是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