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12

【書評】尖端浮文字第四屆金賞《零壹世界與眼鏡視界》蒼我


  「我知道你很疑惑,但是現在情況緊迫,請儘速將我戴起來。」
  ──某天,自稱是「高位次元資訊叢集的概率現象」的眼鏡(♀)毫無預兆地降臨在我眼前。
  能對抗書中敵人的,唯有書中人物。僅僅基於這個理由,以及更加單純的我剛好路過,我便被選為了眼鏡的代行者,簡稱「鏡行者阿澍」。
  力量越大,責任越大。沒有力量,沒有責任。沒有近視,要戴眼鏡。
  為了不讓我心愛的學姐,以及其他不太重要的人們(以下略)統統被修改成男性這種慘劇發生,我奮而鼓起勇氣,以壯士斷腕的決心戴起了她(一支眼鏡)!
  “You broken my glasses!!”
  “No, I am your glasses.”
  ──這是一個有關沒有近視的學生,卻被迫戴上了眼鏡,
  如此慘絕人寰的恐怖故事。


 
...終於把這本書看完了...說來實在悲慘,看完角川得獎作後,拿起本書的兩天後我長了針眼。休息幾天等到針眼好了,繼續看書,卻在看到快結束的時候又遇上眼睛痛(倒是沒長出啥)...這到底是角O的關係還是尖O的關係?不知道。反正不管是「角」或「尖」,聽起來都很痛很傷眼睛。orz
 
儘管不確定是否有直接關係,容我再抱怨一次這屆尖端得獎作的排版。真的是搞不清楚到底在想什麼。詳情可見《七重夜》。排版是一樣的。換句話說,無論選哪本,可憐的讀者都逃不掉在高捷上頭昏腦花的命運。(遠望)
 

 
身為尖端金賞,卻沒啥書評的作品。不過說句老實話,我很能體會走在書店,乍看封面便不怎麼想購買的感覺......和《七重夜》相比,話題性有,但質感差一截......(嘆)
 
當初尖端舉辦贈書活動,沒有選這部作品的原因,單純是不太看好文案的搞笑氣息。因為有了《壞運》跟《龍騎兵》的前車之鑑,這種boy meets girl/現實v.s超現實的王道類型,失望也好不合口味也好,實在不是那麼吸引人。是發表徵書文之後,才有幸得到一本《零壹世界》。
 
然而這本《零壹世界》,卻重新定義了我對這類作品的搞笑上限想像。搞笑得獨樹一幟,生動活潑,拍案叫絕,比上一屆同類型的《龍騎兵》有趣--只差在好某種很微妙的部分......簡單描述起來,就是「七、八年級的台灣人看了,會從頭到尾不斷會心一笑。」「但是提到主線反而會想睡覺。」
 
文字方面普通。並非過於簡潔,卻沒有什麼特殊氣息,平舖直述但也不會平淡。總之閱讀重心很容易就能放在故事本身上面。
 
相較於先前看的幾本書,《零壹世界》科學味更重,就好比『Ever17』這樣。主線的設定,剛開始看會覺得世界觀有深度,感覺錯綜複雜,劇情的走向其實卻頗為單調,沒有多少糾葛起伏。男主角遇見夥伴,接受任務,從此開始幫助夥伴尋找、殲滅敵人。
 
目標很清楚。剩下的就只是見敵便打,直到消滅大魔王為止。
 
然後戰鬥方式大概是這樣↓(笑)


本作有不少戰鬥scene。戰鬥的描寫十分仔細。本作會將一連串的動作,左邊到右邊、右邊到左邊、畫個圓、作用力的影響......鉅細靡遺地加以描述,仔細到了囉嗦的地步也說不定。有些事說明得太明白了,反而失去戰鬥的趣味性。值得參考的一點是,除了戰鬥以外,部分書中的劇情,也會有非要把原因交代清楚、為交代而描述的文字特徵。(這是小說,不是修冷氣的說明書,也不是《猴子也會的簡單物理》啊。ˊ_ˋ)
 
理所當然由搜索與戰鬥構成的主線劇情,在過程中雖然有各種日常事件混雜,可惜這些日常事件對主線的推進幫助不大,只怕全部刪除也不見對劇情有任何影響。這種破碎感與《壞運》那種先把素材list好,然後勉強用名為「主線」的口香糖輕輕黏起來,有些微雷同。
 
負責豐富日常事件的配角們數量也很多。亂是不至於,頂多會有一些角色性別成謎,但多半跟日常事件一樣不太重要,沒有影響--啊,不過疑似有百合真是太好了。(結果還是要講百合啊。)
 
可是,《零壹世界》真正有趣的地方,反而正在於它就是有辦法把這些瑣碎的日常,用不常在小說內看到的生活化言語包裝,描寫得生靈活現,為單調的劇情添加鮮豔的色彩。真的很難得。我自己在《壞運》批評過的缺陷,在《零壹世界》身上竟然是一大優點。
 
《零壹世界》的用梗多元,上從政治下至冬瓜茶,生動有創意。和某些作品嘗試描寫現實,卻不怎麼真實的狀況不同,完全就是時下年輕人打鬧的模樣,又不會中二到令人討厭。主角的經歷、想法、OS,無不帶有濃濃的現代台灣生活趣味,讓人覺得作品很有趣的同時,也感同身受地回想起國高中生活。算是我看過的角川+尖端得獎作中,真真正正將現代台灣元素自然地融入,表現出來的台灣作品。
 
作者利用「書本」構想出來的巧思也很有趣。既《幽靈戀人》以後,好久沒看到「輕小說」屬性全開的作品了。(也可能是我書看太少,見識太狹隘。orz)
這樣的趣味,彌補了主線劇情單調的缺陷,造就出娛樂性十足的成品。就算無法enjoy超現實戰鬥,也可以enjoy真實的那一半,驚喜於看見熟悉素材的親切,以及發揮得恰好的神來一筆。
 
形象點來說,《零壹世界》就像是用逗趣廣告所包裝起來的Qoo吧。儘管大家都知道Qoo的飲料沒啥特別,還是會不經意地被廣告吸引,在大熱天預算有限的時候,暢快地飲用Qoo。當然,這亦代表《零壹世界》固然有趣,還是無法完全掩蓋住主線單調的事實。要是真的可以完全掩蓋住,恐怕根本不會被提到。
 
絲毫不覺得用梗哪裡好笑的人,或者讀搞笑到膩了的人,如果問他這本書在講什麼,看到後面恐怕只剩下「沒啥,就打壞人」吧。
 
論故事性,我傾向《龍騎兵》。論娛樂性,《零壹世界》絕對大勝。若要考慮買本可以反映台灣現代文化,台式的休閒輕小說,當特產送給國外學中文的親朋好友,應該非這本莫屬吧?
 
 
至於這本算不算「金賞」呢?
 
...既然銀賞是那本《七重夜》,在同一屆的這本會給金賞...嗯,不奇怪。(;ˊ_ˋ)
 
 
最後,趁墊底不會有人注意到,就來提一點捏他疑惑好了。
 
在最後決戰那裡,A和B是相同類型的存在。為何在後面說因為空間已變化,可以不透過道具看見B,前面卻說沒道具看不見A呢?是不是我太笨了,傻傻搞不清楚呢?orz
 
另外,文案的那個是故意的嗎?有點在意的說。XD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