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

【書評】角川大賞第二屆銀賞《真理的倒相》余卓軒


  相傳「真理眼」是世間最強大的寶物,能夠洞察所有知識,並探知世間所發生的一切。然而,在歷來每一任佩戴者都身遭噩運降臨後,人們將它稱為詛咒之物,不再感到關切,也使真理眼就此逐漸被遺忘在歷史的洪流中。

  ──直到某位男孩,為了找到令愛犬復活的方法,而戴上了它。

  受到真理眼的指引,男孩踏上旅途,跨越了三個國度、整片汪洋。

  人們稱他為「真使」。交織出的結果,漸漸改變這場旅程中與他相遇的人們。

  男孩「真使」以及與他同行的這些使徒們,在逼近旅程終點同時,卻愕然發現過往發生過的所有事情都連成一線,也將歷史的巨輪,推往從未預料到的方向……



拖到今天終於把《真理的倒相》看完了。不僅僅是十分四平八穩,文字、編劇、敘事、設定水準都相當高的一部作品。文筆跟故事應是角川原創當今最優,總排名即使說排在角川原創前三名也不為過。

先前在《移動大師》有提過優秀小說應有的要素:


1、文筆流暢如流水,鉅細靡遺,優雅又不艱澀

2、設定鋪陳得宜,使人融入其世界觀

3、緊抓住核心,各段落環環相扣,不支離破碎

4、人物的設定與刻畫相當到位

5、劇情充滿感動,而且完整


除了第五項以外,《真理的倒相》各項表現都超出《移動大師》一截。不過,當然也有缺點。這個後面再提。

《真理的倒相》風格也與《移動大師》很類似。雖涉及魔法、劍與怪獸,卻充其量只是單純的旅行,冒險要素並不過於刺激磅礡,內容相當溫醇的奇幻小說。標題和文案看似沉重難讀,其實並不會,說教感覺也並沒有某些評文所言來得嚴重。

其說教方式,與其說是說教,不如說是角色間的「有問必答」。既非鄧不利多式的微笑+拋媚眼,也不是主角最大「照我說的做」。最後這種反而是當代小說最常見而且最容易失敗的。在《真理的倒相》中,一般而言主角是不積極說話的,只是去做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而已,要不是有人問話,其實根本不會說教。這種解答方式自己看了就知道,其實很可以被接受。

對問題解答的「重點綱要」雖然是在於主角的解答,然而對於內容的究竟,卻是藉由角色的理解而得到詮釋。這點其實正是有發揮到故事該有的角色演劇元素,又保持真理眼的基本設定。

文字層面,本書文字風格相當清爽、精簡有力,歐美翻譯小說的調調。既沒有《罌籠葬》的特殊,沒有《百無禁忌》的電波,也沒有《移動大師》的過多細節。精確、適當的用詞造句,短短數行間便能將所有訊息與感覺傳遞出來,充分描述重要的人事物,妥善放置伏筆、鋪陳劇情。段落間轉折不突兀,場景巧妙變換,帶出帶入都順暢無滯。

世界觀的精細更是《真理的倒相》叫人最驚訝欽佩的地方。假若說《罌籠葬》的世界觀是肯定有線頭,卻飄渺捉摸不到邊際的棉花團,那麼《真理的倒相》的世界觀,就是經過精密切割,使得光芒愈加燦爛耀眼,稜角分明的寶石。

《真理的倒相》另一個很優秀並且獨特的地方,在於其主角其實並不算是「主角」。主角確實如作者後記所言,淡化成了絕對但淡然的存在,掌控故事的行進但不強制地全面操控,反而只是很單純地作為角色特質的匯集點,藉由所有角色的信念及特質支撐起整個故事的行進。沒有人被忽略,沒有事情不相關。非常困難,但非常縝密的架構。

確實,《真理的倒相》的故事整體密度很高。只不過造就這種故事的敘事節奏跟角度,既是其優秀處,更是其致命傷。

《真理的倒相》是部故事性極佳的作品,卻不是體驗性極佳的作品。(沒錯我又在自創詞彙+理論惹。ヽ(゚∀。)ノ)

所謂「故事性」是指情節的編排緊密連接,有助於豐富意識內容;體驗性是指情節的編排帶動情緒,有助於意識同化。《真理的倒相》沒有《罌籠葬》那種世界觀很大,但「故事線」稍嫌破碎的缺陷。帶出世界觀的同時故事聯繫緊密,《真理的倒相》屬於前者的佼佼者,《百無禁忌》屬於後者,《罌籠葬》、《移動大師》算是在這兩者中間。

閱讀《真理的倒相》就像是在聆聽很遙遠的傳說。就算知道亞瑟王拔出石中劍,知道蘭斯洛特搶了亞瑟王老婆,整個聆聽過程你不會特別感到激動,不會有「糟糕了」「小心啊」之類的反應。整個故事的形象雖然精細,但遙遠因而體驗上接近平面。形象點來說,就是站在101頂端體驗高度,跟向上仰望101頂端高度,是不同的兩回事。

正由於必須支撐起縝密的故事份量,《真理的倒相》敘述節奏略嫌快速了點,全面性轉換的視點也使得內容雖然足夠,但角色仍然有些靜態、平面,沒有辦法很好地經由某些「同一性」「共鳴」深深融入其中的變化。並且,還會因此有點無聊。如同走在恬靜的美術館中,聞著古典的氣味,明知身邊全是精緻的美術品也只能看著不能拿來玩,有些人就會越看越無聊了。

--說是這麼說了,個人覺得這是必要之惡。瑕不掩瑜,這些小小觀感並不影響《真理的倒相》故事的健全性,莫說反而正是這樣,作者才有辦法在一集內提供這麼完整又生動的故事。不過也就像許多人說的,是不是拉長故事幅度會更好呢?但從後記的內容,我感覺到作者所想的並不是多麼壯闊的理想,其實就是很單純的治癒系小品,只是被跨國戰爭拉大了表面上的廣度。

這是本只要別拘泥太多,放寬心胸欣賞並接受,就會覺得很棒的作品。即使不這麼做,耐心讀完整個故事,就能感受到其世界觀跟故事完整度的魅力,輕輕吁口氣說「好」。




(以下題外話)

說到作者,個人其實還蠻欣賞作者的。就我單薄地根據所有後記來理解,他可能是角川原創作者群裡,唯一一位表現出「研究並關心創作的本質」的作者了。他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麼、做了什麼、會對別人產生什麼影響,還有最重要的,到底寫出了什麼樣的故事。甚至於我認為,他根本很清楚自己的作品有上述的缺點,不過還是這麼做了。

大多數作家會說自己有個核心主題,核心理想,但其實並不知道自己實際上正在寫什麼,或寫了以後會怎樣。他們知道故事的發展,但不清楚自己小說故事的結構意義、角色的定位、讀者意識的流動...這是很自然的現象。就像誰都會說話,但很少有人關心說話這件事的本質。他們可以激動地針對一個主題發表長篇大論,或單一字節的辱罵,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們是明白語言會帶來什麼效果,才這麼做的。

這不完全是件壞事,沒有誰比較好的問題。單純沒想太多,很自然地去創作。但會產生幾種可能性。一種是天然純粹的作品,一種是充滿了自我獨斷的作品,另一種則是瞄準了市場但想法過於膚淺的作品。

只是我個人認為,寫作不是單向、單純、樸素的活動。作者不是闡述自己的想法,就叫寫小說。對小說這件事盡可能有一點研究、對創作本質這件事盡可能有一點想法、對自己正在書寫的每個字,有更深理解的覺悟,會是比較好的。這可以讓一位創作者好好檢視自己跟作品的成長。




UDN迴響紀錄(2) :
2. PV
2012/08/17 05:27

這篇很棒,受教了!真理作者擬故事的能力真的好強,可惜書太薄...多來個幾章故事更完整吧。剛讀完白色世紀第一卷,它有個挺像樣的結局,這集裡頭資訊量龐大,所以這樣有緩衝個人覺得挺好的,只是它像介於奇幻文學輕小說中間的風格。
原來如此。感謝您的分享。:)
pc9656439  2012/08/17 09:27回覆

1
2012/08/15 11:16
妳寫的書評好好!
每篇都切到要點,讀了吸收了好多東西喔
《真理》這篇也很讚,作者出了一本新的叫《白色世紀》妳知道嗎?
聽說不是輕小說,可是看封面很吸引人
閣下過獎了。小的只是盡可能將所感訴諸文字。^ ^
關於《白色世紀》,本來我是打算購入,結果看到「全三冊」就.....
預計開學後再向認識的學妹借閱。
pc9656439  2012/08/15 12:51回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