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25

【書評】角川大賞第二屆銅賞《百無禁忌》林綠


  從鬼變成僵屍,算是一種進化嗎?

  當鬼當得太好心的少女遭到自稱當代陸家風水師傳人的男孩拐騙,簽下重生為人的賣身契,本以為可以重新開始燦爛光明的美少女生涯,孰料卻是鬼屋打雜生活的開始和一切麻煩的開端。

  接二連三而來的全不是活著的東西──肢解的美麗娃娃、失蹤的高官屍首、嵌入人偶內部的屍首、啃著活人的人偶……

  死生,原本是很簡單的兩件事,但是當牽扯進虛名、妄利、仇恨……時,便會使得生者不平、亡者不寧。一連串的殺人毀屍案攪亂了人們自以為是的平衡,但是生死這兩件事卻不存在身為事件中心人物的「風水師」所信奉的法則裡。



這本書算是角川大賞第一+二屆的入選作品中,我第四期待的作品。查詢網路評價,無論是對這本書或是林綠這位作者,讀者多半給予輕鬆搞笑卻又不見抱怨賣萌的評價。在網路上讀過試閱部分以後,我也對那筆法如何繼續帶出劇情相當有興趣。於是趁著博客來打折終於購入這本書。

而且最重要的是聽說裡面有百合耶。(有百合就可以配著吃三碗飯摸待奶。)

這本書不厚,用詞也不難,閱讀節奏又快,不用多久便完食。劇情講的是鬼怪與屍塊卻不陰森噁心,而且有濃濃的道地台灣味。內容就跟試閱的期待一樣,相當新鮮逗趣,有市面上常見網路輕小說的調調,能讓人很愉悅地進入故事。

然而進入故事以後還能不能繼續愉悅下去,就要看每個人的修為了。用更摩登一點的說法就是:電波。只要電波頻率調和,你可以看得開開心心;電波頻率不對,連我都很難保障你不會想摔書。

電波書可以有很多種。有的是劇情,有的是用語,有的是書寫法...像我就覺得《魔王勇者》那種除了對話跟括號以外沒有其他敘述句的方式蠻電波的...以《百無禁忌》來說,問題出在節奏。不是字句上的節奏,而是畫面或呈像上的節奏。

以前提到《移動大師》在畫面處理上過於仔細而繁雜。反過來看《百無禁忌》,有人會說是活潑輕快,但對比同樣輕鬆取向的《馬桶上的阿拉丁》,雖然本身不走反串惡搞路線,感覺卻更輕浮隨便,有種想到什麼就變成什麼的放肆。再次強調這不是指劇情、不是指符號,而是畫面上的節奏。

這本小說的寫法採女主角視點第三人稱敘述方式,故參雜著呆呆女主角的OS。這種小說最有趣也最傷神的地方通常就是神來一筆的OS,你不見得喜歡。《百無禁忌》的寫法不無聊,但大大影響了整個劇情呈像的步調。

整本書的劇情主要由對話構成,只有相當簡潔的描述。在畫面的雕刻上,能夠依賴的第三方資訊已然很少,在這種有限空間中添加女主角腦波的結果,就是更加壓縮了畫面的資訊。最終導致許多畫面節奏過快、細節過少,在腦海中運行如流水不留痕跡,恍然已是另一場景。

該死的是你很可能根本還搞不清狀況,就這麼走馬看花行過兩、三個場景了。

即是這種呈像節奏,分散了《百無禁忌》在世界觀與劇情上的凝聚力。看到後半的時候我還必須停下來想一下,現在的進展是怎麼回事、原本要做什麼、目標是什麼...這些原本都應該是作者必須引導讀者的內容。雖然作者說書的能力高超,能夠侃侃而談不帶沙石,就像是在面對很好的老朋友。然而顯然地,《百無禁忌》的節奏沒有把這份工作做好,有點「故我」。


這倒不是說《百無禁忌》的設定很爛。我仍然可以感覺到節奏後面的世界觀跟劇情都很有意思,也很嚴謹,所以我不為設定、劇情本身扣分。人物表現是討人喜愛,充滿生命力的。


說回搞笑的部分。因為劇情不夠凝聚,中途的搞笑雖然緊貼著劇情,在我看來卻開始呈現凌亂甚至是厭惡了。用簡單一句話來描述:「根本搞不清狀況,你們還這麼悠閒地忙著搞笑是來亂的嗎!?」

這種情況很像我在看『海綿寶寶』或《搞笑漫畫日和》的時候...即使知道海綿寶寶只是在搞笑,但每集都有個主旨,在腦袋無法拼湊起主線的當下,還要看海綿寶寶做著沒有意義的事情,是很容易讓人感到躁鬱的。有人覺得『海綿寶寶』本來就是該輕鬆看,反過來也可以說,『海綿寶寶』的搞笑應該當作沒有主線來看待。

但是《百無禁忌》明顯有個主線,所以這麼做肯定不行的。於是第一章我很喜歡,看到第二章中間開始不耐煩,後半段整個人從喜歡變成不太喜歡這本書。就像在喝冰涼刺激的汽水,第一口總是最暢快,後面太刺激了會剩下來。

忍耐著看完的原因除了是「想要批評的話,至少把書看完」的責任感以外,還有對百合的期待。可是這本書的百合沒有《怙惡之眼》那麼糾結,只是亂一下當有趣而已。比較嚴格的百合控可以不用考慮。

這本買來無非說就是要看其文字節奏,博君一笑的吧。若是執著於搞清楚故事全貌的人,就會不適合這本吧。像我這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安心提醒】
 如留言卻未顯示,請安心靜候。有時會被收納為垃圾留言。
 亦可透過連絡表單留言/申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