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療癒♥光之美少女 』「我自身若不樂在其中,便做不出快樂的動畫。」悠木碧持續活躍於第一線的理由。




打著「手牽手!心心相繫治癒地球!」的標語,2月起開始播出的全新光之美少女,「ヒーリングっど♥プリキュア」(下面簡稱療癒)。系列第17代的本作中,負責飾演「粉紅」Cure Grace/花寺のどか的,就是聲優悠木碧。

4歲起便作為童星開始進行藝能活動,其演藝資歷有20年以上。憑藉穩固實力與人氣活躍於第一線。

在這競爭激烈的聲優業界,她為什麼能一直活躍下去呢?笑著說「連我都多少感到不可思議」的悠木,透露了這是因為她在2年前「明白了」某件事。

——悠木さん迄今應徵過多少光美呢?

從應徵微笑的Happy和Peace開始,
包含公主追加戰士的Scarlet等,總之很多。

但是到了甜點就暫時不再應徵了。


——那麼這次是久違的再度挑戰呢。

是的,光美的試鏡,
是只要(本篇的)錄音行程無法完全空出來,就不可以參加的試鏡。
就是那麼個全員一起錄音很重要的作品。

以我目前的工作量來說,光是能參加試鏡就很困難了。
是有許多貴人幫我調整行程才能辦到的。


——是因為周遭工作人員的協助,您才得以成為光美呢。

是的。只有我一個人是無法成為光美的。
療癒也是變身時療癒動物必不可少的設定。
所以從試鏡的時候開始,我就覺得
自己也是受到周遭「療癒動物們」的幫忙,很有共鳴。


——您從以前開始就以成為光美為目標嗎?

雖然憧憬變身戰鬥的女孩子,
但因為以前就演過這種角色,老實說已經很滿足了,
我自己也有「我沒光美感吧…」的自覺。
可是歷代的參加聲優們總是不斷講著很棒的事,
所以我很嚮往那邊的工作環境。


——原來是那樣。

我和早見沙織、寿美菜子是同屆的,感情很好。
我們每年冬天都會辦活動,一起唱光美的卡拉OK之類。
因為我在甜點演過壞人,有時會被她們的必殺技攻擊。(笑)

今年試鏡上了,想到「今年起就可以一起放必殺技了!」就開心。


——那兩位對悠木さん要參加的事情說了些什麼呢?

「太厲害了!早就知道小碧總有一天會成為光美了!」


——請讓我們聽聽關於試鏡的趣聞。

試鏡雖然令人緊張,但可以自由詮釋所以我很喜歡。
不過畢竟是飾演角色,要考慮到監督的想法和作品的平衡才行。

Grace的情況來說,劇本本身太好了,根本沒什麼我可以多加的東西。
感覺多加什麼就會失去平衡,所以我盡量用減法去做,
可是又希望必殺技留下印象,那個平衡點很難抓。


——您只有應徵Grace這個角色嗎?

不,我所有光美角色都應徵了。其實最有手感的是Sparkle。
但是聽過ひよりちゃん的Sparkle後,真的覺得很適合。
依田ちゃん的Fontaine也是,
感覺「這個人的聲音是水的聲音」,溫柔又有正義感。
我認為是聽過兩人的演技後,我的Grace才穩定了下來。

如果只是因為覺得我的Grace很棒,我會很開心,
不過我在想我是不是為了調整三人氣氛而選上的。

所以我是仔細聽著其他光美和療癒動物的演技,
想著要為大家畫龍點睛而去調整演技的。


——我記得悠木さん您是從甜點起開始迷上光美系列的。

沒錯。雖然我知道光美,大學的時候也會一起唱主題曲,
可是我小時候並沒有一起實時收看。

真的有認真看的就是甜點。
因為喜歡Chocolat的外表,這種不純的理由。(笑)


——您是被光美的什麼給吸引了呢?

光美是可以讓人迅速補充夢想和希望的作品。
女孩子們以各種不同的方式閃耀的部分也很棒。
Chocolat以外的角色都有好好做出能讓人喜歡上的故事。

還有動物、甜點、輕飄飄的服裝和…總之可愛的東西很多。


——今年的作品和往年比起來,感覺變身前後外觀差異很大。

的確和星閃、HUG相比變化比較大。
變身前就像是實際上存在的真實的女孩子,我想是本作特點。
今年的主題似乎便是「注意身邊美好的事物」。
所以角色也創作成了現實會有的外表吧。
擔任粉紅的のどか是短髮這點也蠻少見的。


——悠木さん參加本作的消息發表時,似乎因為「帶著動物的魔法少女角色」引起話題…?

的確是那樣。(笑)
大概是只看了大綱就覺得和其他角色很像,
但其實根本上的正義感之類的東西是不同的。
のどか是「比較熱血的類型」。

如果要和懂的人說什麼,
那就是本作不會走暗黑路線,請放心收看!(笑)


——悠木さん前面說了「我沒光美感」這種話,以您的活躍程度來看有點意外。

認真說,我覺得自己已經過了那個時期吧。

雖然我也有需要成長的地方,
但感覺上就算我成長了也不會有人高興,
觀眾可能也不會因為感動而產生什麼。

最近飾演壞人的機會變多了,
我感覺那樣也很好玩,所以真要說演過兩邊後往哪裡偏,
應該是往壞人的方向去吧…?的樣子。
所以我真的有「我來當光美!?」的感覺。


——原來是那樣啊。

正因為認為自己成為不了光美,所以我心底擅自抱著
「如果成為光美,我的角色想要這樣那樣」的願望。

のどか對於這樣的我也會接受…正因為是這般包容的孩子,
覺得好像被她說即使是我的聲音也可以的感覺。


——聽了這些談話,有種悠木さん對自己始終客觀以對的印象。

真的嗎!?(笑)
確實是想客觀,不過放縱自己的部分也很多喔。

自己的缺陷,自己一定最清楚不是嗎?
和憧憬的光美毫不相稱這點,我自己很清楚
不過知道周遭他人都看不出來時覺得太好了。(笑)

也不是說做過多壞的事情啦。(笑) 大概是
「啊啊,宵夜吃了拉麵…忍不住誘惑的我沒有資格當光美!」這樣的感覺。(笑)


——悠木さん認為,飾演光美必備的能力是什麼呢?

雖然是透過春劇場版才發現的,Star也好Yell也好,
都被周遭的聲優們、工作人員們「深深愛著」。
大家肯定都「必須支持這個孩子!」。我覺得這應該是很重要的。

只不過現在的我所思考的,是「我要支持大家!」這件事。


——也就是您方才說的,「畫龍點睛」吧。

是的。因為我認為那就是我被選中的理由。

就算沒被愛著…不如說自己想著「想被愛」這件事已經很不好意思了。(笑)
但是のどか是非常乖的孩子,我希望大家可以喜歡上她。
如果其他聲優也能認為「到這裡工作很開心!」
「想和悠木多說話,一起工作很開心!」的話就太好了!


——常常聽到「一旦意識到是孩童向作品,就想傳達這些給孩子們」這樣的談話
——本作的目標客群是孩童,悠木さん有考慮該如何配合這樣的本作嗎?

以前參加別的孩童向作品時,曾有過被說
「要放進孩子嘴裡的東西,絕不可以有"毒"」而當頭棒喝的經驗。
換句話說,大人的奇怪想法一咪咪都不可以進去。我十分認同。

「讓孩子樂在其中」的想法如果不是100%就不行。
我想這就是創作孩童向作品最基本的條件。

另外這次安井製作人說過目標是
「打算做出想給孩童看的動畫No.1」
我深深意識到「不放"毒"進去」必須徹底執行。


——"毒"這樣的形容真是精闢。

光是「將孩童向弄成容易理解」,我認為那就已經是加入了"大人的毒"了。

不想做出「希望你們這樣那樣」強加單方想法的作品,
而是看了作品自然會覺得「去找新的花吧」、「對朋友好一點吧」
不自覺變得積極向前就好了。
大人即使什麼都不做,小孩也會擅自成長啦!(笑)

雖然我也有在演技裡加入想法的傾向,但在飾演のどか的範圍內,
我總是將不過於用力、自然而然詮釋放在心上。


——悠木さん飾演光美這類英雄,實際生活有什麼受到影響嗎?

現在是SNS盛行,誰都可以互相監視的狀態呢。
我在那之中不小心獲得了站在他人面前向許多人傳遞訊息的立場,
覺得不得不小心一點。

我是除光美以外也參加過很多作品的人,要是造成什麼騷動,
不僅會對作品造成困擾,一直給予支持的人們也會感到失望不是嗎?
所以我總是抱持著自己的信念,一件一件去思考什麼是正確的。
當然,即使拚命思考,也會有「原來對社會來說這個選項是NG的啊…」的時候,
即便如此也不能停止思考。

猶豫的時候就重新用自己內在的天平衡量一下,邊走下去。


——以專業人士來說真是很棒的心態。

雖說宵夜吃拉麵這件事我還是沒能戒掉…(笑)
不過最近吃完後隔天肚子都會痛,感覺到「自己也不年輕了啊…」
以前明明就沒問題啊!(笑)


——悠木さん戰勝了嚴峻的聲優業界,如今仍繼續活躍於第一線,
——您能做到這種程度的理由是什麼呢?

因為我家「療癒動物們」很優秀啊!(笑)

運氣很好啦、帶著愛支持我的人很多啊…這些原因當然也有,
不過演技比我好又比我更喜歡動畫的人,絕對有很多很多。
為什麼我現在可以靠聲優這行吃飯,多少感到不可思議。

可是只有一點我很清楚,是到我能樂在其中之後,工作才開始變多的。


——也就是說您對此有確實的實感呢。

是的。以前擔心別人會怎麼看待,擔心得不得了,
一直在意著那種事而活過來。
忽然有一天,我想到了
「我自身都不樂在其中,是不是就無法做出快樂的動畫了?」

無論什麼事都必須快樂去弄才行!
自那天起我變得會時刻張著自己的天線尋覓,
試鏡也漸漸開始能上了。


——那大約是幾年前的事呢?

我想約是2年前。


——當時,您自身或環境出現了什麼變化嗎?

那時經紀人也好,朋友也好,我身邊樂觀的人變多了。
周遭有著在說著「早安」並見面的時候,會稱讚自己的人。
因為那樣,我感覺自己的心情也變得快活起來。

在那同時,我才注意我總是一直被給予。
想到「我有稱讚過這個人嗎?」之後,
才於約2年前就頓悟出了「對做動畫來說這件事超重要理論」。


——對聲優來說試鏡應該很常見了,但即使是悠木さん您
——也會對試鏡的結果、甚至是未來感到不安嗎?

即便現在有人對我說「妳這之後的工作都沒有了」,
我感覺自己也能保持著「有好多快樂的事啊」的想法。
尤其是幫助我走了這麼遠後,我卻是感到後悔的話,
會很對不起我的那些「療癒動物們」。

當然,哪怕我盡可能避免不安地活下去,
偶爾還是會有幾波「這個月落選了好幾次!不行了,受不了…」這樣的事。
但即使是這種時候,也有支持著我的父母、經紀人和朋友們。

其實就算不是聲優界,懷抱不安的人也存在。
上班族啦,經營者啦,大家絕對都會有感到不安的時候吧。


——就是說啊。

我認為我和大家沒有什麼很大的不同。
我覺得自己也是一邊跌跌撞撞,一邊將自己作為商品看待,
不斷去尋找「和自己想做的事情吻合的是什麼」。
真的是吼,也只能自問自答下去了。(笑)


——這樣的「聲優·悠木碧」,覺得自己「只有這點不會輸!」的事情是?

應該是「比誰都更了解悠木碧」這件事吧。
作為聲優有什麼不會輸的點我不知道,但了解自己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譬如說,自己讓自己心情好轉,就很重要。

「現在我感覺有夠不爽的,為什麼!?」的時候可以馬上知道原因
「現在我感覺超黑皮的」的時候也可以馬上講出原因。

知道心情不好時做什麼或許可以改善,心情好的時候也能約束自己不得寸進尺。


(撮影/曽我美芽 取材・文/木口すず 制作/iD inc. 翻譯/批析)

留言